• 拐杖

    2019-09-05

    已经三天了,田秀山仍然目光呆滞地坐在村头的桥墩上,盯着手里的半截拐杖,跟谁也不说一句话。一口东西也没吃,连手都没解。 “嗨,他六叔,还是我舍把老脸吧,小山子那还是你去劝劝吧,你看他这样下去,用不上几天,他也得撂到这桥墩子底下,随小扳子去了!小扳子这事...

  • 战克军是知识青年,道德品行不大端正。一九六九年到了大洼公社五棵柳村。一九七七年,夏末时节的一个夜晚,她把村里的一个地主的三女儿乔成凤强暴了。那时候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策以及维成分论,在这不算太边远的山村还在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继续着。战克军根红苗正,父母...

  • 李庄村整天在黄土地里刨食的李小二要当作家了,这事很快被疯传到三村五落了。 “哼,他能当作家,他家祖坟里冒过青烟吗,你看他家,掰着手指往上数三代,哪一个不是修理地球的”,隔壁的老王头嘴里咬着一根旱烟管,多年过去了,老王头依然抽不惯那纸烟,还奚落这年轻人...

  • 我家搬到小区收拾停当后,一家人都疲倦的靠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闲聊休息,突然听到敲门声,我起身开门,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大爷站在门外喘着粗气,看来是刚从楼下爬上来的。 “您是?” “我是小区的居委会协管员七零后老王。” 我愣了一下。老王看出我不懂他自称“七零...

  • 也真不容易

    2019-09-05

    在世上生活,干嘛容易?干嘛也不容易。胡桂容、邹志凯是一对下岗的工人。要谋生啊,还要供养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都是没有退休金的老人。还有一个刚上高一的儿子。两个人下岗之后,没待着,都做了小时工。可小时工能挣多少钱养家糊口啊?于是他们就做起了号贩子的生...

  • 活得累

    2019-09-05

    刘兴五十多岁了,几年前就下海经商,开了一家日用百货,实际是专供酒店的一切用品;妻子小他二岁,在县制药厂退休后,又返聘了。 几年来,夫妻两人积攒的钱数已经很可观了,两口子都觉得钱那能赚得完,人要紧不能累趴下得病,现在社会上时兴雇保姆,“咱们也雇个保姆,...

  • 力度

    2019-09-05

    赵某是地头蛇,村子里的人都怕他。赵某寻讯滋事找茬与李某打架,赵某两手掐腰:“就打你了,你能怎的?有能耐你去告啊...

  • 想通了

    2019-09-05

    祥和小区新入住了孙二娘、潘金莲两位单身女人。 孙二娘这些年批发粮油为生计,四十出头,整个人看上去干练利落,却带有几分沧桑。再说那潘金莲,和孙二娘年纪相仿,打扮得花枝招展,香气熏人。据说除了打扮就是遛狗,还养了一个加强班的干爹。 三个月后的一个早上。“...

  • 智斗

    2019-09-05

    刚上班的车间里,一群女人穿着工作服,围成一团,都在听另一个年轻女人说着什么,忽然,整个车间里炸开了锅,笑的不亦乐乎。 这群女工,有的笑得圪蹴下来,有的笑出了眼泪,只有中间讲话的那个女孩,却一点没笑,她不但不笑,还板着个脸,显得特别严肃,她顺便用胳膊捣...

  • 十年前。 夜,一旅馆,前台,我(清洁工),小余(收银员),一位小姐。 小余:“还有钱用吗?” 我:“还有,5毛。” 小余:“我还有20,分10块给你吃早餐。” 我:“好的,谢谢,等我有钱了翻倍给你。” 小余:“你什么时候有钱啊?” 我,一脸茫然。 “咚咚咚……”...

总:603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