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扈,何归

    2019-09-05

    城郊小道上,落叶已铺满大地,太阳的余晖从已近光秃的树枝中穿过,洒在落叶上,一切显得那么荒芜、凄哀,时而有大风席卷而来,卷起满地落叶纷纷扬扬。 “已经入秋了...

  • 兜了一个圈

    2019-09-05

    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还会在一起,有点惊讶,有点害怕,有点沮丧,也有点小幸福。 记得你刚转来我们班的时候,我们没有说过话,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家住那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直到后来,从同学那里听说你和我家住的特别的近,当时我就懵了,如果我们家离得很近,那我怎...

  • 缘深缘浅,走走在看。 我是一个喜欢江湖流浪的人,至少自己这么觉得。我没去多少地方,没认识几个人。所以我还得走,还得尝试。 再去苏州火车上,我结识了梁子和樱桃妹妹。外人看起来,他们两是年轻热恋的小情侣,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后来大家搭上话,才知道两个不搭...

  • 新宿七号

    2019-09-05

    季小寒推着单车走出学校时,刚好看到麦七七站在电线杆上,他手中拿着一个米白色的礼品袋,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几个小步挪到了电线上。而那样一个看似危险至极的动作竟然被他做得轻而易举,这让刚刚被老师训完话的季小寒顿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你爬那么高,小心摔死...

  • 美人何兮

    2019-09-05

    苏穆,京城十一爷,性子淡漠,不言笑。长年一身月牙袍,整个人显得更加冷清了。苏穆说来也怪,有权利,有地位,二十来岁也没见他纳一个妾,娶一个妻,更不说花天酒地,招蜂引蝶。有人说:苏穆是有隐疾。有人说:苏穆有断袖之癖,好男风。也有人说:苏穆其实是女儿身。...

  • 夜兮

    2019-09-05

    (壹) 自在飞花轻似梦,编制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梦,下一刻,却被无边的丝雨生硬拉断。 “为什么?”远远的就看见他亲密地搂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有说有笑的由远而近,心底一阵绞痛。是啊,今天是他的弱冠礼同时也是他大婚的日子。听说他娶的是东海龙王最宠爱的小女儿...

  • 范进外传

    2019-09-05

    “喜报!范进范老爷进士及第,晋虞城县县丞。”什么?范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今年已经54岁了,自15岁乡试开始,将近40年了,他都未曾取得任何功名。至如今,他已年过半百,两鬓苍苍,牙落耳背,两眼昏花,腰弯背驼,走路无力,却进士及第了。“我中举了,我中...

  • 宣城市南二十里有个地方,叫梅龙。那里在清朝时有两大姓,梅姓和胡姓,此两姓在当地是个大家族,在当地很有名。梅姓土地多,家大业大。而胡姓产业虽然略欠梅家,但势大,因胡姓在宁国府有人坐官。真所谓一山难容二虎,所以两大姓经常发生些磨擦。 一日,天降暴雨,一梅...

  • 井底之蛙

    2019-09-05

    有一片荒野,干裂褶皱的地面上生长着莫名的杂草,高高低低纷杂错乱,高的看不清面目,低的更显荒凉。 荒原的中心,可能是中心有一口井,一口枯井,井口那些裂纹显现出它的年代也许很久远。 井里有只青蛙,每天都会有它的叫声传出井外,听起来有些奇怪。它时常抬头看着...

  • 人言可畏

    2019-09-05

    自从亲爹死了,干爹来了,我这日子就好的不得了,鲍鱼燕翅下馆子,天天如此。要说到我亲娘啊,那就只有一个字“美...

总:40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