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命情人

    2019-09-05

    喧嚣的午夜 已经归于沉寂,我却无法入睡。站在窗前凝视着外面飘起的丝丝细雨,心中的柔然处唤起了对 尘伊的万般留恋。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想让内心的那一种情愫尘封起来。 就在10分钟之前,尘伊刚从我房中走了。她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缠绵,从此以后我...

  • 去年的一天,我丈夫早晨起得迟,匆忙去上班,将手机遗忘在家中。我随手拿起翻看,发现有很多条暧昧的微信,内容不堪入目。我气极了,呆呆地等他回家。傍晚,他回来了,我把手机甩到他脸上,泪如雨下。 丈夫顿时明白我查看了他的微信,慌忙解释说,我没有出轨...

  • 管春是我认识的最伟大的路痴。他开一个小小的酒吧,但房子是在南京房价很低的时候买的,没有租金所以经营起来压力不大。他和女朋友毛毛两人经常吵架,有次劝架兼蹭饭,我跟他两在一家餐厅吃饭。两人怒目相对,我埋头苦吃,管春一摔筷子,气冲冲去上厕所,半...

  • 可是那晚,我再次接到了沈黛的电话,她的声音充满焦虑和不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反反复复的就是这两句诗。我的头皮开始发麻,感觉头发都竖了起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沈黛犯病了。 岑宇: 冬至那天,我们总算从S市的工地上撤下来。临行前我...

  • 春欲无声息

    2019-09-05

    窗外的风很大,曾勋坐在电脑桌前,百无聊赖地和一个网名叫小草莓的女孩子聊天。3天前,曾勋在网上偶遇她。她在某网站上发帖求包养。 其实像求包养这样的噱头,早就充斥网络了。但小草莓好像有些特别。 她的帖子题目是:求包养。但整个帖子却像是日记,每天更...

  • 躲藏的眼睛

    2019-09-05

    和李心相识,也许是偶然。大四的一天,我无聊的逃课,在寝室猫了一下午,上网打麻将正玩的不亦乐乎,一阵强烈的咳嗽声打扰了我。点开小喇叭,身份验证上赫然写着你也叫李欣吗?呵呵,真巧,我们同名。原本从来不加陌生人的我,好奇心驱使着看了一下他的资料:...

  • 杜撰缘分

    2019-09-05

    这些天像是做了一个梦,很美很动人也很残酷。刚从学校出来的我,单纯而不知天高地厚,找个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有很好的朋友和家人,我以为我的生活就在天堂,我想本来我可以一直这样幸福地享受生活,但是,我遇上了他。是的,我何其幸运,认识了他,我又何...

  • 阿牛自从买电脑装宽带上了QQ后,整天就泡在网络中寻找猎物。他与网友聊天有三个原则:一是只与年轻女性聊;二是选择在本市内;三是要求与女网友见面。 前不久,阿牛在网上聊熟了三位漂亮可人的女网友,她们的网名分别叫勿忘我、一枝花和迷你靓妹。阿牛认准这...

  • 我于1999年12月来深圳,那时,正是互联网疯狂发展的时候,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网站广告,随便几个人一凑合,就成立一个.com公司,然后拉山头,圈会员,整天磨刀霍霍想几年后就冲进纳斯达克。整个行业的人普遍很狂躁。我也受感染,竟然在8个月内跳了5家网络公司...

  • 关二爷

    2019-09-05

    在N桥的桥墩下有一块空地。因为朝着大马路,有很多行人车辆过往,曾几何时,在那块空地上出现了不少算命摊。平常日子里就有不下七八家,市面旺的时候,竟达十几家。那些算命摊基本上一个样:只需把一块似黄非白,写着“麻衣神相”之类的旧麻布往地上一摊便可营业。摊主...

总:48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