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色的雪

    2018-03-18

    一 鹿言睁开眼,看见窗上多了些霜花,盯着看了几秒,想起房后那一树的小柿儿。扭头看看旁边睡着的菊素,猪一般地打着呼噜,急忙爬起来套上棉袄。心想:怎么也不能等菊素起来,这个大嘴婆娘,如果被她抢先发现那一树灯笼般的红果子,保证给她吃个溜光,一个都不带给我剩...

  • 美珍

    2018-03-17

    美珍和慧子在W城的小饭馆里正在吃饭,她们有二十年多没见面了。虽然已经立秋了,但天气还是挺热的。她们吃饭,夹菜,相互寒暄,谦让。额头,后背已经是濡湿的。电扇起不到作用了。慧子和美珍是初中同班同学,她们两家在同一条街上住,上学,放学顺路,经常见面,就熟悉...

  • 玫瑰吟

    2018-03-17

    “啾啾”,鸟鸣声从林子里传来。阳光透过交错的树枝丝丝缕缕倾酒在初春的嫩叶之上。渺渺的雾气在光束中弥漫升腾。地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窸窸作响。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长发飘然的女人从不远处走来,一只手拿着一束红玫瑰,另一只手拎着一盒东西...

  • 靠山屯山清水秀,风景宜人,这里的出产的甜瓜和水果极甜,在方园几十里有名,一直是代代山村人的骄傲,但由于山里的交通不好,好东西运不出去,换不来钱,村里人便一直穷着。 好多年轻人受不了贫穷就跑到了城里,没多久便挣钱回来翻盖起新房,娶到了媳妇。一年后媳妇生...

  • 姥姥的秘密

    2018-03-17

    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姥姥说的是真的。 姥姥,一周前离开了我们。 姥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对妈说出了藏在她心底几十年的秘密。 妈扑进姥姥怀里,嚎啕大哭…… --当时我不知道姥姥对妈说了些什么,以至于让妈哭得那般伤心。直到我要回南方的头一天晚上,妈才把姥姥告...

  • 一 “叮咚——叮咚——”门铃脆响。 “哟,小宝来了。”刘英一把抓住孙子肥嘟嘟的小胖手领进屋里,“你妈妈咋没来呢?” “我妈妈去上班啦。“小宝奶声奶气,“奶奶,这是妈妈买的大鲤鱼,她中午要过来吃您熬的鱼,妈妈说您熬鱼最好吃。” 刘英随着小宝的手指瞅瞅儿子...

  • 失火的天堂

    2018-03-05

    阳阳是父母酝酿期盼了好几年,才呱呱坠地的。两个姐姐没有圆满父母生儿育女的梦,计划生育的政策怎能浇灭他们的心愿?迎接他的是灿烂无比的笑脸,和一片爱的海洋。也许,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世界便是天堂的模样。 爸爸在公社的供销社上班,妈妈是村里的赤脚医生...

  • 甜甜是莲姑抱养的女儿,莲姑是一个善良温柔,心灵手巧,勤快整洁的好女人,婚后好长时间没有怀上孩子,在母亲的劝说下,抱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甜甜,盼望着日子甜甜蜜蜜过下去。 甜甜一天天地长大,越长越可爱,像只美丽的小蝴蝶整天绕着莲姑翩翩起舞。每当她在莲姑怀里...

  • 一 当绿茵场上的“追风少年”欧文名声大噪之时,那个比欧文还要出名的贝克汉姆正在用锋利的“圆月弯刀”一次又一次地划破对手的防线。 2000年,当阳光的欧文和帅气的贝克汉姆组成的绿茵双子星座,还在为三狮军团披荆斩棘四处征战的时候,也是我认识白柔的时候。 白柔和...

  • 红了樱桃

    2018-03-01

    两边是闭着眼睛都可以说得清清楚楚的街道,身边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是依稀熟悉的面孔,就连迫不及待地亮起来的路灯黄晕的灯光,都早已在内心深处留下了抹不去的光影。周围的一切,张钧真是太熟悉不过。或是乘车,或是步行,张钧的身影已经在这条路上往来了两千多个日...

总:23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