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杰在缤纷的商店橱窗前奔波,就为了给她买一袭可以在圣诞节穿的漂亮衣裙,跑了许多女装柜都没选上。 终于在一个外单店的橱窗前,两个人同时站定,就这样,这身裙装就成了以后他们重要约会的服装了。 后来由于杰的工作调动,他们被迫分开。再后来,她也随着那个木讷...

  • 倾城

    2019-09-05

    偏僻的山林里,自几只公鸡报晓之后就开始了忙碌。说到底不过是为了筹办婚礼,热热闹闹的,像是天大的喜事。 林烟含笑看着这一切,眼神却飘忽得很,仿佛她不是作为这场婚礼的主角似的。 “烟儿,快去准备些吧,婚礼再过几个小时就快开始了。”来人是林烟的好姐妹王乐,...

  • 岳阳站在天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看着远方的霓虹一层层亮起,又一层层熄灭。在北京的高楼大厦面前,岳阳卑微的就像一粒尘埃,仿佛随便起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19岁的岳阳两次高考冲击北京大学未果,毅然决然的踏上火车来到了这个有着他希望和梦想的北京。来到北京...

  • 镜里镜外

    2019-09-05

    第一幕神秘少女 屋外雪花飘扬,春去东来,在这里她又待了有多久。院内一个少女任头发飘扬,抬头看着那个阻挡一切的玻璃窗,似乎透过那个深色的玻璃看着屋内的人。忽然一阵风袭来,院内成片的樱花随风而落,落在院内少女的手上,头上。这样一个返季节的现象,恐怕只有这...

  • 1穿越了 苗音打开电视,看到娱乐新闻又在说穿越剧很吃香,会在下半年重点播穿越剧。在苗音心中穿越剧是一种想象,在现实生活中,人怎么可能会穿越呢?接着她又换了一个新闻频道。 新闻讲述了一个患脑瘤的孩子家境贫困,因没钱治病,父母上街乞讨求捐助。苗音看到这里泪...

  • 哥;妞知道只有哥能看懂妞,欲说还休柔肠寸结、百转千回菲薄流年里的一场倾情相遇。 一 把最后一个客人送走,刚才还热闹的家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小亚拿出手机猛然间有种要解脱,要疯的冲动,对呀,我为什么不能疯一次, 认识他,就在那晚,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

  • 壹 元封初年,宣帝继位,长安一席繁华。 如今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于华灯初上时,城内贵家公子,闺中之女皆可戴上面具,步入长安街,吟诗弄画,于静池湖畔放逐荷灯。以诗会友,以才结缘。 苏城本是苏家二小姐,自幼于父亲苏士文习武,于私孰读书,自是京城文武双全的...

  • 雪皊劫

    2019-09-05

    五百年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惨死在主人的鞭子下。 五百年后,他终于蜕去白狗之皮,修成人形。 以雪皊枝为发带,幻狗皮为白衣,他带着五百年的怨念出谷,发誓将毁灭人间。 喧嚣的尘世,多少妙龄少女曾垂涎他的绝美容颜,最后都被他吸尽元气,死不瞑目。 “残忍...

  • 潮汐

    2019-09-05

    他是渔民的儿子,却习四书五经,通儒学道法。 “我教过高官富贾之后,也授道于市井平民之子,这余杭,是最最有天赋的一个。”夫子这样说。 他行走在海岸之上,念诵着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贲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

  • “如果有来生,可愿花开并蒂,共结连理?” 其实,我从来都不相信,有前世,有来生。所谓的前世来生,只不过是怀着一种美好的期许,自欺欺人罢了。活好这短短的几十年,几经实属不易,怎会再许下一个诓骗的诺言,让心再去承受一次裂帛之痛呢? 人这一生中,有几次相遇...

总:41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