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情二章

    2018-02-15

    动情二章,作者:张晓风。1、五十万年前的那次动情三次动情,一次在二百五十万前,另一次在七十五万年前,最后一次是五十万年前--,然后,她安静下来,我们如今看到的是她喘息乍定的鼻息,以及眼尾偶扫的余怨。这里叫大屯山小油坑流气孔区。我站在茫茫如幻的硫磺...

  • 一句好话

    2018-02-15

    一句好话,作者:张晓风。小时候过年,大人总要我们说吉祥话,但碌碌半生,竟有一天我也要教自己的孩子说吉祥话了,才蓦然警觉这世间好话是真有的,令人思之不尽,但却不是...

  • 想要道谢的时刻,作者:张晓风。研究室里,我正伏案赶一篇稿子,为了抢救桃园山上一栋...

  • 触目

    2018-02-15

    触目,作者:张晓风。1、说故事的人岩穴里,一个说故事的人。其实只是一张照片,可是我被它慑住了。那是菲律宾南部的一个小岛,千瓣落花般的群岛中的一个,1971年偶然经人发现上面竟住着石器进代的居民。这蒙昧无知的一小群人却也爱听故事。照片里一群人都...

  • 你要做什么

    2018-02-15

    你要做什么,作者:张晓风。1咖啡初沸,她把自烘的蛋糕和着热腾腾的香气一起端出来,切成一片片,放在每个人的盘子里。...

  • 从你美丽的流域,作者:张晓风。推着车子从闸口出来,才发觉行李有多重,不该逞能,应该叫丈夫来接的,一抬头,熟悉的笑容迎面而来,我一时简直吓一跳,觉得自己是呼风唤雨的魔术家,心念一动,幻梦顿然成真。...

  • 回首风烟

    2018-02-15

    回首风烟,作者:张晓风。...

  • 溯洄

    2018-02-15

    溯洄,作者:张晓风。1、掌灯时分1931年,江南的承平岁月依依暖暖如一春花事之无限。四月,陌上桃花渐歇,桅子花满山漫开如垂天之云。春江涨绿,水面拉宽略如淡水河。江有个名字,叫汩罗江,水上浮着倏忽来往的小船,他的家离江约需走一小时,正式的地名是...

  • 鼻子底下就是路,作者:张晓风。走下地下铁,只见中环车站人潮汹涌,是名副其实的...

  • 幸亏

    2018-02-15

    幸亏,作者:张晓风。1似乎常听人抱怨菜贵,我却从来不然,甚至听到怨词的时候心里还会暗暗骂一句:...

总:7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