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浴着光辉的母亲,作者:林清玄。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

  • 与父亲的夜谈,作者:林清玄。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只身到山上来开辟四百七十甲的山地,他说:“就在我们睡的这张床下,冬...

  • 不孝的孩子

    2019-09-04

    不孝的孩子,作者:林清玄。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为什么呢?”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都很好的,自从他找到大陆的儿子之后,就变得非常不孝。“为什么呢?”“因为,担心大陆的儿子也来抢我的遗产嘛!其实我还没有死...

  • 台北闹饥荒

    2019-09-04

    台北闹饥荒,作者:林清玄。每次回到乡下老家,要返回台北的时候,妈妈总是塞很多东西到我的行李箱里,一直到完全塞不下为止,那种情况就好像台北正在闹饥荒。“妈,你什么都不用带,台北什么都有。”我说。妈妈总是这样回答:“骗你的!台北什么都有,台北又不是极乐...

  • 故乡的水土

    2019-09-04

    故乡的水土,作者:林清玄。第一次出国,妈妈帮我整行李,在行李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东西。“把这个带在行李箱里,保佑旅行平安。”妈妈说。“这是什么密件?”妈妈说:“这是我们门口庭抓的泥土和家里的水。你没听说旅行如...

  • 与太阳赛跑

    2019-09-04

    与太阳赛跑,作者:林清玄。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天边的夕阳正要沉落,晚霞一道一道从山谷升起。“我要和太阳赛跑,要在太阳没有下山以前跑回家。”我心里有一个声音说。然后,我拔足狂奔,一刻也不停歇地跑回老家的三合院。我站在大厅的红门外...

  • 西瓜偎大边

    2019-09-04

    西瓜偎大边,作者:林清玄。我打电话给妈妈,请她趁暑假,带孙子到台北来走走。妈妈一面诉说台北的环境使她头昏,而且天气又是如此燠热,一出远门就不舒服。然后一面轻描淡写地对我说:“而且,前几天才问到腰,刚刚你大哥才带我去针灸回来哩!”“闪到腰?是不是又去...

  • 爱杀

    2019-09-04

    爱杀,作者:林清玄。一位妇人来向我哭诉,她的丈夫是多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多么横暴无情,哭到后来竟说出这样的话:“真希望他早点死。希望他今天就死。”我听出妇人对丈夫仍有爱意,就对她说:“通常我们非常恨、希望他早死的人,都会活得很长寿,这叫作怨憎会...

  • 灭绝

    2019-09-04

    灭绝,作者:林清玄。参观自然科学博物馆时,在物种演化的历史部分,看到两增说明:“灭绝——不死不生,不生不死: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物种,目前已经灭绝的可能达百分之九十九。在演化上,灭绝、生存,几乎同等重要。”“如果地球上的每一样生物都不会灭绝,那...

  • 假乞丐

    2019-09-04

    假乞丐,作者:林清玄。市场里,经常看见一个乞丐,他坐在轮椅上,腰部以下覆盖一块脏污的毛巾,上半身歪斜,松软地瘫在椅子上,表情哀伤而茫然。他那哀伤茫然的表情最令人伤痛,因此有许多人布施给他。今天中午,我穿过市场,看见一个眼熟的人站在西瓜摊旁吃便当...

总:7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