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海里翻了豆腐船,作者:毕淑敏。我们怎么这么穷呢?我们?一天到晚撅一着屁一股辛辛苦苦干活,你大学毕业,我好歹也是个中专。咱俩搀合搀合,合个大专也绰绰有余。该算个知识分子了,算不了高的,凑个初级阶段总行。我们怎么就什么都没有呢?白菜熬豆腐,谁也沾不上谁...

  • 汗血马尾

    2018-02-15

    汗血马尾,作者:毕淑敏。我是一个忧郁的女孩。美丽的女孩很多,但忧郁的不多。,忧郁是一种比美貌更吸引人的品质。美貌可以通过化装和美容得到,但忧郁是从血液里一逼一射一出来的。美貌随着年老就会贬值,忧郁像陈酒一样,时间越长越醇厚。凭着这份与众不同的忧郁...

  • 蟑螂谷

    2018-02-15

    蟑螂谷,作者:毕淑敏。白色的大楼象一艘巨型航空母舰,盛载着一家经济部门的决策机关。几千职员繁忙地上班下班,办公室被文件塞得象大吃大喝的胃,臃肿不堪。一天正是办公时间,突然门开了,进来几个穿白大衣的人,在炎热的夏天带着硕一大的口罩,让旁人立刻有自...

  • 硕士今天答辨,作者:毕淑敏。事情就坏在那套水蓝色的真丝裙上。中文系女研究生林逸蓝是这座全市最大的图书馆的常客。图书馆是不许带包一皮进阅览室的。她先把笔记本等从包一皮里拿出来,把旧书包一皮推向存包一皮处柜台里的服务员,接了号码牌要走。“喂!瞅瞅东西拿全...

  • 非正式包装

    2018-02-15

    非正式包装,作者:毕淑敏。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正在粉刷墙壁。我穿着一件最脏的工作服,这使我非但不象一个高明的医生,连个能干的副食售货员和理发师傅都不够格。我们的工作服——也就是职业标志,厂里为了省钱,买成同饮食服务业一样的白大褂了。我刷完房子就把...

  • 白杨木鼻子

    2018-02-15

    白杨木鼻子,作者:毕淑敏。我是一位外科医生,做过的手术不计其数。单是给病人切除的胃,就是俗称为“心口”的那个东西,足够装满一马车。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病例,是一个女人。正确地讲,是那个女人的鼻子。那时候我刚从医学院毕业,潇洒而热情。眼睛除了观察教授的一...

  • 米年型电话键,作者:毕淑敏。电话铃响了。一个错误。午睡时兰奇应该把电话关闭,可惜忘了。既然醒了,就接吧,睡梦时的铃声类似一桶冷水。使人警醒明白得如同雷而后的天空。“兰奇吗?”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是我。”兰奇懒洋洋地回答,希望对方听出她的不满。“今天...

  • 捉刀

    2018-02-15

    捉刀,作者:毕淑敏。“爸,还得签个字。”13岁的儿子王永战平,战战兢兢地把作文本递给我。作文本上用红字批了一个“24”。“这是什么意思??奔炔皇怯拧⒘肌⒅校膊皇?、4、3,我这个见多识广的宣传干事、老革命也遇到了新问题。“巴老师说我们今年...

  • 月饼的故事

    2018-02-15

    月饼的故事,作者:毕淑敏。过去张老汉家有一门祖传的手艺——做月饼。他从大年初一就开始做月饼。大伙说,吃了正月十五的元宵闹完了灯,再做也不急?R残碚率逖┐虻疲率寰驮普谠铝恕G钊思衣虿黄鹉敲炊嗟脑卤悴痪褪O铝恕U爬虾阂槐哂媚静谠易琶妫槐? > <meta property=...

  • 紫色人形

    2018-02-15

    紫色人形,作者:毕淑敏。那时我在乡下医院当化验员。一天到仓库去,想领一块新油布。管库的老大一妈一,把犄角旮旯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对我说,你要的那种油布多年没人用了,库里已无存货。我失望地往外走,突然在旧物品当中,发现了一块油布。它折叠得四四方方,从...

总:4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