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匣子里的水牛,作者:毕淑敏。爷爷是个纸匠,据说会扎纸人纸马纸牛纸屋。可惜我没见过。我只见过爷爷用花纸糊的盒子,说是给我盛针线。那年我六岁。“哪有那么多针线可盛!她们这茬孩子,钉个扣子都扎手。爹,您就歇着吧!”一妈一妈一说。纸盒子很漂亮,散发着米面的清...

  • 最后一支西地兰,作者:毕淑敏。“请支援我们几个健康的死人。要快!”监狱长打量着面前的三位军人。老中青三结合,现下最时兴的班子。讲话的是中年人,军装补丁挤补丁,连最不易破损的前胸,也糊了一块新鲜绿布,白线在上面跑着规矩的同心圆,像一张标准的胸环靶。倒是...

  • 冰雪花卉

    2019-09-04

    冰雪花卉,作者:毕淑敏。我喜欢去寿衣店。看那里的花和花缀成的圈。那里的花呆板而有程序,像是被煮沸开而后晾干,毫无活力。我曾经做过很美的花和最别致的花圈。那是在一座充满冰雪的山上。山像一个大环,把男兵和女兵圈在里面。在我们之前和之后,那里都没有过女...

  • 美好的性,是阳光下的火炬,作者:毕淑敏。一位研究一性一医学的专家,在某次会议的间隙郑重对我说,他在临床上医治女患者时,需要充满美好情趣的一性一幻想文字辅助治疗。而这类文章在中国几乎完全空白,不知道文学家能否做这件事?他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地注释着我。...

  • 看家护院

    2019-09-04

    看家护院,作者:毕淑敏。厂门口突兀戳起一把太阳伞。红白蓝三色外加公主裙般的飞边,在晨风中张张扬扬,好不鲜艳。哟!个体户宰人也到家了!买卖做到了工厂大门口。可今天不是发薪的日子,谁有那么多闲钱?就算是发薪,自己也开不了多少钱:请了那么多事假!艾晚纷...

  • 阑尾刘

    2019-09-04

    阑尾刘,作者:毕淑敏。“我切过的阑尾,能够装满一马车。”刘坐在昆仑山一块钢蓝色的石头上,对我说。我从内地军医大学毕业,又在农场锻炼两载,刚分到昆仑山上。听过许多医学教授讲课,开肠破肚的手术也见过不少,从未见过谁如此大言不惭地谈论人身上这个多余的...

  • 电脑时代的灰色诱惑,作者:毕淑敏。拥有电脑多年,谨记有关人士教导,不敢玩任何电脑游戏,怕染上病毒,使自家辛苦码的字付之魔鬼。忽一日,上高中的小侄女说,同学间流传一游戏软件,名曰《医院》,全是诊病的程序,甚难,她们玩时治一个病人死一个病人,不一会儿屏幕...

  • 不宜重逢

    2019-09-04

    不宜重逢,作者:毕淑敏。报社来电话说,这里有许多你的读者来信。我说,我不看,我胆小,不敢看读者来信,夸赞会使我受宠若惊,批判会使我噤若寒蝉。偶尔写些小随笔,喜欢像梳头一样自然,创作心理薄弱,经不得品评。只好采取鸵鸟战术,一头扎进白色沙堆。我是作医...

  • 赶考的女人

    2019-09-04

    赶考的女人,作者:毕淑敏。我认识她总共不到48小时,也就是两天两夜的时间。那最后一个夜晚其实什么也没发生,我之所以不说是36个小时,是因为最后12个小时内我几乎全在想她。一段时间全为一个人所占领,你说这时间是否无所置疑地属于了她?然后我就把她忘了,...

  • 原始股

    2019-09-04

    原始股,作者:毕淑敏。一借钱。只有借钱的时候,你才知道朋友是多么的少!沈展平在脑海里疾速勾勒了一张社会关系及主要亲属一览表。姓名像筛子里的水一样漏光了。父母?山乡里,贫困的农户。为了供养他们唯一的儿子读书,把骨髓里的一精一华都蒸馏出来了。儿子读...

总:8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