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圈儿

    2019-09-04

    读《印度哲学概论》至:太子作狮子吼:我若不断生、老、...

  • 我的良友

    2019-09-04

    悼王世锳女士 一个朋友,嵌在一个人的心天中,如同星座在青空中一样,某一颗星陨落了,就不能去移另一颗星来填满她的位置! 我的心天中,本来星辰就十分稀少,失落了一颗大星,怎能使我不觉得空虚,惆怅? 我把朋友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有趣的,这类朋友,多半是很渊博,...

  • 哀词(1)

    2019-09-04

    窗外要下雪了,窗内又是冷清清的,午睡起仍旧去不了我心中的抑郁! 假如这轻阴是春的消息,再有这样的十天我也不介意。假如这几年的消沉,是将来一鸣惊人的准备,我也不我是如何的感愤,不平! 昨夜有一个朋友,坚凝的站在我面前,说:这是我入骨的伤心!我回国三年,...

  • 她说:不去了!那里只是冷阴阴的 那里是只是冷阴阴的;然而我深深的觉得,在那里,我的思想,常常立刻的平静下来,超出日常生活之外。人生是不是应该有些思想,超出日常生活之外呢? 我相信,春天来了,枝头微绿了;在那平列的十字架丛中,幽绝静绝的树下,石块上独坐...

  • 这一小段文字里,并不是要介绍某一位艺术家的艺术,只碎片的要介绍他的态度。就是我从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家之中,特别的佩服赞叹的。 英国名优彭尼士(J.H Baines)作名优菲尔波士(Samuel Phelps)的传略说:他作了剧人四十三年,没有谈话,没有访事的谒见,没有自述的...

  • 《梦》

    2019-09-04

    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真是如同一梦罢了!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大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几曾想到现在的自己,是这般的静寂,只拿着一枝笔儿,写她幻想中的情绪呢? 她男装到了十岁,十岁以前,她父...

  • 冰神

    2019-09-04

    白茫茫的地上,自己放着风筝,一丝风意都没有─[yang]起来了,愈飞愈紧,却依旧是无风。抬头望,前面矗立着一座玲珑照耀的冰山;峰尖上庄严地站着一位女神,眉目看不分明,衣裳看不分明,只一只手举着风筝,一只手指着天上─天上是繁星错落如珠网。 一转身忽惊,西山月...

  • 一朵白蔷薇

    2019-09-04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朵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簪在襟上。她微笑说了一句话,只是听不见。然而似...

  • 《回忆》

    2019-09-04

    雨后,天青青的,草青青的。土道上添了软泥,削岩下却留着一片澄清的水,更开着一枝雪白的花。也只是小小的自然,何至便低徊不能去? 风狂雨骤,黑暗里站在楼阑边。要拿书却怎的不推开门,只凝立在新凉里?─我要数着这涛声里,岛塔上,灯光明灭的数儿,一、二、三、四...

  • 图画

    2019-09-04

    信步走下山门去,何曾想寻幽访胜? 转过山坳来,一片青草地,参天的树影无际。树后弯弯的石桥,桥后两个俯蹲在残照里的狮子。回过头来,只一道的断瓦颓垣,剥落的红门,却深深掩闭。原来是故家陵阙!何用来感慨兴亡,且印下一幅图画。 半山里,凭高下视,千百的燕子,...

总:7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