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四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是老幺。 小时候,曾经很痛恨我是老幺,为什么我是老幺,每一个人都可以打我,骂我,差遣我,数落我,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没有零花钱,没有新衣裳,什么都没有,除了有饭吃。 长大后,无比感激我是老幺。因为我是老幺,家里的大小事,有兄...

  • 碾道飘香

    2019-09-05

    ??岁月煮雨,回眸远望。老家碾道,烹调在心,袅袅流香。 ??儿时记忆,碾道,是村里用来加工米面的作坊。 ??碾道坐落在村中间,土坯墙的三间茅草屋,一扇对开的木条门,还有一扇即为了光线、又为了回避大风,而在东侧靠近墙角设置的一扇老式木头玻璃窗。屋内的棚...

  • 好多年未见面的老家邻居珍女士,在老乡建的微信群里忽然被我发现了,很高兴。常言道人生有三大喜事,其中的一件就是“他乡遇故人”,在群里见到她就好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她,免不了一阵问长问短好不亲热。 我家与她家是“少小离家”前的老邻居,一恍半个世纪了。那时...

  • “不知校园南墙蔷薇是否花开已半月,老师暇时可一赏?” “蔷薇刚开一周多,倒是憩园的紫藤,已经开了半个月了...

  • 老爸的67岁生日那天,我们在身边的儿女相约来到老妈家,给老人过生日。老爸每一次过生日都不讲究啥排场,就是高高兴兴的和身边的儿女们,坐在一起吃一顿可口的饺子,就算开开心心的过生日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又一起回忆了那些记忆里的难忘点滴。说起我老爸,曾...

  • 是山花烂漫、草木茂盛的夏天,我们却反刍演绎、装扮着冬天里的生活。究竟是夏天还是“冬天”?我们很干脆的回答:当然是夏天!但夏天里也有“冬天”。对这一命题,许多人可能不理解,其实喀喇昆仑的夏天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不就是我们所称的夏天里的“冬天”吗? 我初...

  • 上帝喜爱心痛者的抽泣,我们诉说着自己的苦难,上帝却只当作美好的旋律倾听。 如此混乱却又如此美好,这悲痛伤心后留下的泪,这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沉默,有时比这颂歌更加动听。好过那教堂的钟鸣、好过那唱诗班的歌声、好过颂唱 20岁之前,被人欺负时,咬着嘴唇,没哭。...

  • 午夜无眠

    2019-09-05

    午夜,无眠,月光柔和似水,悄悄的洒进漆黑的屋里,此刻如此安静宁和。望着犹如80年代的电影一样黑白交错的天花板,思绪慢慢飘飞。 几天前短暂的同学聚会,犹如是昨天的事情,一幕幕的从我眼前划过。可是,我知道这已经是搁浅在我的回忆里了。相聚总是很短,期待总是很...

  • 云归一念间

    2019-09-05

    几缕秋风,窗外不知何时变了天气。落红如许,晚来寒霜,秋天依约而来,赶赴一场时光的约定,不曾失约;只是不知应该赴约而来的人,是否会依约而至。一直以为,爱情是一场约定,约定着天长地久,约定着白头到老。这一场约定尚未完成之前,你我彼此珍惜,不离不弃。 这世...

  • 在某一段时刻,我总爱拿落红化作尘泥作比,吟咏它的无私与高洁的品性,情有独钟地爱着这般破碎的美。有时候会觉得那些将花摘下最后丢在一旁,任人踩在脚底的行为太过残忍,让这原本短暂美丽的生命葬送在指尖与脚底。 后来慢慢发现,最残忍的其实不是任它们零落成泥碾作...

总:418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