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的孩子,在春节吃的零食好丰富。我想起那些年的春节零食,依然温暖如昨天。我说的那些年,指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我是一个奔跑在山梁上的乡下孩子。包谷泡。一到腊月,乡村院子里便 嘭 地一声响起,这不是放鞭炮,这是在炒包谷泡。它是那些年,...

  • 人与人相处,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生情,必然经历了心理的变化过程。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一个很著名的现象斯德哥尔摩症综合征。起因于瑞典一家银行被抢劫的人质,在被解救后对抢劫者采取宽恕的态度与行为,甚至还有名...

  • 坠落吧落坠落吧落吧,想你的雪花放肆在心里落下,坠落吧落吧,深入海底冰冷的水会埋葬它,过去像几万年,尘封在心底里却重现 她,是一朵洁净无暇的樱花,瞬间的灿烂却那么的美丽;她,用清新温婉的声音,叙说着在意或不在意的事;她,在青春飞扬的年华,却只留下了那动...

  • 阳山洼,一片无法忘却的土地,金灿灿的谷穗在岁月的长河中摇曳。当黎明的第一束曙光温柔地撒在崖畔上,猫儿草、枸杞子、酸枣树就颤动着明晃晃的露珠。一层薄雾漫过谷穗,犹如即将到来的一群群麻雀起起伏伏。这是一片向阳的山坡,从早到晚都袒露在阳光的炙热...

  • 不再回来

    2019-09-04

    小时候,到后弄堂去玩,母亲便要叮嘱一句:快点回来!我朗声答道:一会就回来!每次回家,探亲假还没结束,母亲边打理我的行装边会问:明年啥时候回来?我仍是爽朗的一句:春节就回来了。某天夜半,迷糊之中,我感觉母亲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这假装无感的轻吻...

  • 张老四敲狗

    2019-09-04

    江南小镇有很多和牲畜走得很近的人。那些羊倌、牛佬以放羊牧牛维生,自不必说。比较冷门的一点,则有劁猪匠、阉鸡匠,他们负责家禽家畜的计划生育工作;还有赶猪佬,为的是给猪公猪母提供性生活。再有就是狗屠子了,他们干的活是怎样将那些鲜活的动物人道地...

  •   那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过埋葬,才会重现生机。 童话诗人顾城一不小心写下了一首富含哲理的诗篇。这张旧照片,就是一粒种子,尘封20年,今天在我思想的土壤里发出了一枚小小的新芽。1989年腊月,回乡下老家过年,天降大雪。瑞雪兆丰年。大地银装素...

  • 吃炆蛋

    2019-09-04

    新年吃炆蛋,是江淮之间不少地方的风俗。新年第一天,人们清早起来,穿戴一新,踩着开门的鞭炮喜屑,到亲朋好友家去拜年。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摆好了茶点,当人们围坐一起,喝着茶,嗑着瓜子时,这家主妇就笑呵呵地从厨房端出一大盘炆蛋来,连嚷着叫吃 元宝...

  • 正月里来是新年。高潮从年三十晚就开始。全家团聚,济济一堂,桌上六碟八碗,各色酒瓶。有两样菜必不可少,一是鱼,年年有余;二是圆子,团团圆圆。吃罢年夜饭,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守岁。或包饺子,或看春晚,或者唠嗑,茶壶沏着平日舍不得泡的好茶, 家人闲...

  • 炮仗的节奏

    2019-09-04

    小时候我家过年是不放炮仗的,见邻家二踢脚炸得热闹,我们兄弟眼馋不过,父亲就解释,说我们祖上也算得上殷实人家,有一年过年放炮仗失火,一只狮子狗走失,就立下规矩,过年再不放炮仗。但现在想来,这样的解释是不是省钱的借口也难说。只是父亲已经离世,...

总:553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