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微小说 > 古代短篇言情小说:古风下的爱情很虐心

古代短篇言情小说:古风下的爱情很虐心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美文网 时间: 2017-05-16 14:01 阅读: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虐心方式,古人的言情故事又会怎样表达情感呢?来看看下面这5篇古风下的爱情小故事吧。

  1

  初遇她时,他还只是魔界少主。

  她怀里抱着小娃娃,巧笑倩兮的模样惹得他忍不住驻足观望。

  “姑娘可愿与在下一同泛舟江上?”

  她美目流转,浅淡的目光在接触到他的身影后逐渐炙热,然而又在瞬息化为零度。

  “妾身已为人妇,公子请自重。”

  他轻笑,他可不知妖界何时也有了男女授受不亲之理,他飞身上前,将她与小娃娃环于怀中带入船舱。

  “公子可知妾身夫家为谁,如此未免太过放肆。”她挣脱他的怀抱,幸得怀里的娃娃仍睡得香甜,她打算不予计较,飞身回到岸边。

  “管他为谁,记住,本少主看上你了!”他端看她足端于水中荡出的涟漪,便觉得愈发有趣。

  自此,他穷追不舍,换来的却是美人的无数白眼,唯一的收获便是——美人无夫家。

  她在狐族中受人排挤,为的便是这其父不详的孩儿,他欲取笑她,却发现自己的心疼远已超过看笑话。

  她说:“即便我没有夫家,也不会嫁与你。”

  他邪肆一笑,似并不在意,仍每日伴她左右。

  直到,魔界御令下达:魔尊逝,少主速回即位。

  他回到魔界,正是内乱之时,他处理政务便用了五年,虽日日思念她,却未敢放下子民去看她。

  魔界政务理清之时,他回到初时她住的小木屋。

  她已不在,只余一小少年在房中打扫。

  他问小少年:“此屋愿主何在?”

  “娘亲已去世多年。”

  他一怔,妖魔之命甚长,如今不过几年,怎会如此。

  “叔叔可是魔尊?”

  “是。”

  “你随我来。”小少年将他引入屋中,将一纸书信交与他手中。

  上书:妾本命不久矣,得君相思已足。

  他不知,魔界历代君主继位前皆会投身凡体,历一世劫,而后归魂。

  那日江口,她便已认出他——与她相爱并生下鳞儿的他。

  只是,狐族不容于她,早已喂她喝下断肠之毒,她不忍用余下三年之命,换他万年相思。

  2

  玺墨城内,十里红妆,城主千金紫沁大婚,城主特许城内三日灯火通明,百姓齐乐。

  然,送亲队伍出发十余日却迟迟未归,问及娶亲一方,乃言并未迎得千金轿辇,城主大怒,誓将劫亲之人千刀万剐。

  此刻,昆仑境内,某条小道上,一红衣女子挽着裙摆小跑着紧跟一白衣男子身后。

  “苍凛,等等我,跑不动啦!”红衣女子干脆坐在了地上,苍凛本欲不理于她,却还是停下了脚步。

  红衣女子仍是耍赖着不肯起来,苍凛无奈,只好抱起了她。红衣女子笑染眉梢,朱唇覆上了苍凛的额头,留下了一个红印。

  “紫沁不可胡闹。”他冰冷的表情渐有瓦解之势,为免怀中之人看见他渐渐泛红的脸,他将她抱得更紧。

  她调皮一笑,将脸贴向他的胸口:“不是说人妖殊途么,怎的如今我嫁给凡人你也不乐意了。”

  他未语,只抱着她继续前行。

  “苍凛可是爱上紫沁了?”她于他怀中抬头,看向他被日光蕴染得柔和的脸庞。

  他顿住了脚步,低头便是她一脸期待的表情。

  静默良久,她以为他此次必也如同以往,不予作答,他却吻上了她的唇。

  相濡以沫,说的便是此种感觉吧。

  “紫沁。”

  “嗯。”她一脸迷蒙,还未从那一吻中清醒。

  “苍凛爱你。”

  苍凛爱你。

  若不爱你,怎会一想到你嫁予他人便痴狂不已?若不爱你,又怎会为你负尽族人。

  3

  初入皇城,满眼尽是新鲜的物什,凌亲王府郡主入主东宫,国之上下,普天同庆,除却轿中的她。

  大婚之夜,他一身皇袍随着盖头的掀起又落下逐渐淡出她的视线,只听得他于殿中怒斥:如此无盐之女,怎配嫁入皇宫!

  她凛然一笑,脸颊上血色的彼岸花灿然若火。

  次日,皇后初嫁便被打入冷宫的消息传遍京都。

  她于树下盘坐,青葱玉指略微拨动,缠绵悱恻的琴音便荡涤了整片冷宫。

  “朕可不知皇后何时也成了附庸风雅之辈。”他坐于墙头,皇家公子的风流之态尽显。

  “臣妾所为,皇上可还满意?”她掩去眼中的悲凉,看向墙头之人。

  他略一旋身,便落于她身边,轻揽住她的香肩:“可是怪朕?”

  她凄然一笑:“怎敢。”

  新皇即位,怕的多是外蕃氏族侵政,削蕃是必要之举,却并不易实行,凌亲王之流怎可能轻易臣服?若为他们安上罪名,削蕃便水到渠成了。

  她与他相遇早在他即位之前,他曾许她一世宠爱,她亦允他,愿为他平定江山——嫁女无盐,毁容的她无疑是问罪亲王的最佳罪名。

  期年之后,亲王反政,王府被抄,后位易主。

  她凄然立于城头,身着红衣,一如初嫁那晚。

  她早知他对她只有利用,可还是愿倾尽一切爱他,为他负尽族人,为他自毁容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她用一世韶华得此一句领悟。

  她纵身跳下城墙,血染的江山如绝世的画。

  此刻,宫中,他亦一身红衣,正往冷宫的方向而去。

  他拼尽全力为父皇的江山赢得盛世繁华,如今天下已定,他已可放心将皇位交与幼帝,实现许她的一世独宠。

  只是,他不知,凤凰星已陨,她未等他。

  4

  她是忘川河畔的一缕孤魂,她游走于彼岸花开的每个角落,孟婆多次劝她入往生道,她不愿。为何?她不知。

  孟婆无奈地摇头叹息,按理说亡魂喝下忘川水后便能抛却前尘放下执念,可她,喝了忘川水,忘了所有,却依旧没忘等那一人。

  他于奈何桥过,一身红衣的她清冷地坐于花丛中。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涉入花丛与她同坐。

  “姑娘有何执念,可否说与沐梵听。”他一袭白衣衬得她越发娇艳。

  “我要等他。”她折下一朵彼岸花,花瓣瞬息零落。

  “等谁?”

  “不知。”

  她未再理他,自顾自地折花,若有一朵停留在花枝上的时间稍长,她便雀跃不已。

  因为无常曾对她说过,若能寻得长生的彼岸,便能寻回她前世的记忆,她已找了三百年。

  他不顾前往大殿司职阎罗的天命,每日陪她寻花。

  她寻得长生彼岸,他却因违逆天命入了十八层地狱。

  无量空间内,他于中空浅眠。他是爱她的,帮她寻回记忆,她便会去找前世之人吧,他轻抚眉心,欲驱散心中对她的执念。

  “沐梵何在?”

  他俊眉微蹙,瞥向询问之人。她依旧一身红衣,眉眼弯弯灿若星辰。

  “何事?”他按捺住心头的悸动,看着她飞向他所在的云雾。

  她无视他诧异的眼神,安然卧于他怀中

  .5

  无香国边境,一片繁华,平日里荒无人烟的树林竟也铺上红妆。

  他在树林中蹲了一夜,总算等来了所谓的京城大官。

  轿辇进入树林的那一刻,他飞身而出,劫了紧随其后的大箱珠宝,队伍顿时大乱。

  "小毛贼,哪里跑!"轿中一红影略出,她手持长剑直袭他心口而来。

  他邪邪一笑,闪身躲过剑锋,旋身揽住她:“买一送一,今天收获不错。”

  红枫寨寨主喜获美人,红枫寨上下一片欢腾。

  她循着来时的记忆在枫林里寻找方向,自大婚之日被他掳走以来,她已足月未出此山,虽说她本就不愿嫁给邻国太子,可做个山贼夫人未免也太过有损于她堂堂公主身份。

  "娘子何去?"他一脸调笑坐于树梢,“可是在找为夫?"

  "呵呵,我饿了,找吃的。”她愤愤地踩踏脚下的树叶,赏了他一个白眼。

  “哦?看来为夫这相公当的不够尽职,”他跳下枝桠,长身玉立,“娘子可需帮忙?"

  “多管闲事。”她未理他,独自找路回山寨,逃跑一事得从长计议。

  他无奈地摇头,跟上她的脚步。

  公主和亲路上被劫,皇家查了月余才找到贼窝所在,遂连夜发兵,血洗山寨,带回了公主。

  那日,他正外出打猎。

  血染的红枫寨,天地共一色。

  他执戟入皇城,为死去的亲人,为她。

  城楼上,她一身宫装坐于帝王身旁。

  “皇儿,可是此人劫轿?”皇帝剑眉星目,气势凛然。

  她悲戚望了他一眼,欲说不是,却见他仰天长笑。

  “是我又如何!”他望着她,眼中有恨有悔。

  “放箭!”皇帝一声令下,万箭其发,“此人不可留!”

  “不!”

  她看着箭雨袭向他,竭力而吼出的声已救不了他,她几欲跳下城楼。

  “拦住公主。”皇帝轻声下令,不带一丝感情。

  她看着他,箭戟穿透了膝盖,他浴血朝她所在的方向跪下。

  他无力地勾出一抹笑。

  “长平,我只问你,”他清越的声音伴着血腥声声入耳,“你可曾爱过我?”

  她红了泪眼,轻合美眸。

  他自嘲地拔起了身上的箭,血雾喷洒,他的眉眼轻垂,身子轰然地倒在城下。

  “皇儿,”皇帝未看城下之人一眼,只浅笑言他,“明日嫁往启朝国,不可再有差池。”

  次日,启朝国迎亲队伍再次到来,人马多了一倍。

  只是,公主却于寝宫自杀。

  三尺白绫,红颜绝命。

  她爱他,一如他爱她。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