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梦回澳洲

梦回澳洲

推荐人:江沛言 来源: 美文网 时间: 2017-04-21 21:17 阅读:

  昨晚入睡后,梦到了澳洲。早晨醒来,梦境历历在目,觉得很有意思。想来大概与睡前看了一档澳大利亚的电视节目有关吧。

  借着梦中的依稀片段,我把在澳洲拍摄的照片找出来浏览了一遍,当年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和场景,又跃然眼前了。

  2005年5月中旬,因工作关系,我随团去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个国家。10天行程中,在澳大利亚呆了8天,新西兰呆了2天。先后去了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悉尼、堪培拉、墨尔本和新西兰的奥克兰五座城市。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是气候湿润、风光秀丽、经济发达的国家,那次行程很美好,一路经历了许多开心的事情,也经历了一些让人堵心的事情。

  我们着陆的第一站是布里斯班。下了飞机,换乘汽车到了市区,看见城市干净、整洁、文明,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说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这时导游却说,大家不知道吧?这里的人并不怎么喜欢中国人,尤其是上海人。大家一惊,问为什么?导游说,澳大利亚以畜牧业发达著称,这里的人,掌握着一流高超的熟皮技术,他们熟出来的皮草,几乎和棉、丝织品一样柔软,用脏后可以机洗,晒干焕然一新,可以反复使用。有一帮在澳大利亚跑生意的上海人,觉得在这上面有利可图,经过一番谋划,他们在当地大量收购生皮,运回咱们国内,模仿其方法进行廉价熟制,最后又运回澳大利亚销售和出口。这样一来,这伙人把钱赚美了,却把人家营销商坑苦了。后来这件事情被查清楚了,使得中国人的声誉倍受损害。时至今日,只要有人说自己是上海人,在这里连一间房子也租不到。导游的一番话,使满车的人都不吭声了,心里有了一种堵堵的感觉。

  在布里斯班呆了两天后,来到悉尼。澳大利亚的城市一般都很小,悉尼算是最大的了,人口420万,几乎是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也只有到了悉尼,才真正能感受到大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导游是个咸阳人,应该算是老乡了,留学澳大利亚毕业后没有回国,为国内的旅者做专职向导。我问导游,中国人在悉尼的形象如何?导游笑着说,应该说还算可以吧。我说,什么叫做还算还可以吧?导游笑着说,恐怕也要多少打点折扣吧。我说,又怎么啦?导游说,这里的人,对咱们同胞同样有着一些微词。我说,又微词什么啦?难道中国人到处都不受欢迎吗?我倒是看你在外面呆久了,情感上背叛祖国母亲了吧?导游马上说,话可不能那样说,我可是最热爱我们的伟大祖国了。接着继续说道,都看到了吧?这里随处可以碰到一些中国人,他们常年在这里生活和做生意,许多人的生意还做得不错。就是这些中国人,曾经把悉尼人给整急了,甚至整恼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直截了当吧。导游说,悉尼人做生意,原本很规矩,按时开门,按时打烊。每到周末,会齐齐儿将店门关掉,家家户户开车去郊游。如果这时你想在街上买个啥东西,只能空手而归。这种状况,让我们一些同胞们觉得是个可以利用的档口,你悉尼人不是爱出去胡跑乱逛吗?那好,你不开门我开门。结果,等悉尼人从外面逛回来了,发现中国人开门做了两天生意,等得悉尼人星期一打开店门,已基本没啥生意可做了。这一来,把悉尼人既有的规矩打破了。为了赚钱,悉尼人忍痛周末不去旅游了,大家都留下来开门。这时同胞们一看,又有了新招,你悉尼人不是下午总是按时打烊吗?很好,我中国人任劳任怨,干脆不关店门了,坚持为人民服务到大半夜,结果又把生意提前做了。就因为这个,悉尼人提起中国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一个个挤眼撇嘴和耸肩摊手,实实地把中国人无可奈何。我笑着说,这不应该是中国人的不对吧。他悉尼人懒惰,贪玩,咱们同胞勤劳,吃苦。干的干,玩的玩,玩的对干的有意见,不太公平了吧?听得大家都笑了。

  行程当中,有一项任务,要去堪培拉完成一个访问活动。堪培拉是澳大利亚首都,听说去首都访问,大家都想看看澳国的首都是个啥样子。导游在路上说,大家要做好思想准备,到堪培拉下车后,不管男女,如果有人上来拥抱你,请不要害怕和害羞,还对方以热烈的拥抱就行了。大家很诧异,问为什么?导游说,你以为澳大利亚的首都是咱们北京呀,北京大街上人潮如涌,堪培拉大街上寂静空落。那里的人,只要看见了人,不管是男是女,不管认不认识,也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国的,都会跑上来和你激情拥抱。大家听了都笑了,知道他是在说笑话。到堪培拉后,方知道这里的大街上确实很清静,极少看到人影,只有不多的一些车辆在大街上走动,当然也没有人跑上来和你拥抱,整整一个美丽清洁、绿树成荫的城市,硬是缺少了一些人气儿和生气儿,所到之处,无不空旷、静谧甚至冷清。经打听,包括堪培拉在内的首都领地,总共才不过30万人口。据说奥国制定了一个奋斗目标,再过20年,力争使首都人口增加到50万。一个团员风趣地说,想想北京,看看堪培拉,这里好好可怜噢。这样的感觉,直至到了墨尔本,也没有消失。在传说中,墨尔本不仅是个赫赫有名的国际名城,而且以藏金丰富被誉为新金山,中国一些富贵人家的子弟,也都慕名前往那里求学镀金,但在这里逛过了之后,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应该说好不过咱们国家很一般的省会城市。即便是声名显赫的长达42公里的著名景点黄金海岸,努力地看了看,也没有看出它的精彩究竟在哪里?

  在新西兰,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见到了毛利族人。毛利人是当地的土著,肤色比亚洲人要黑要红一些,相貌和亚洲人相似,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在新西兰420万人口中,毛利人占14.5%。他们敦厚善良,热情奔放,能歌善舞,但一直生活在比较偏远、比较原始的状态之中。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毛利人逐渐走出原始状态,慢慢地融入现代社会,谋求自己的新生活。导游说,知道吗?这毛利人,据说是咱中国人的祖先,或者是中国人祖先的一支。至于最早是中国人祖先中的一支跑到了这里,还是这里的毛利人跑到了中国,导游自己也说不清楚。听导游这么一说,大家忽然觉得毛利人很亲切了,似乎真的就跟自己的同胞一样了,纷纷和毛利人一起照相,最后还很认真地观看了毛利人表演的节目。

  一路上,让人觉得最不舒心的事情,是到达澳洲第一站布里斯班后,走出机场,发现有三个同机前来的陌生男人,跟随着我们一起活动。除了不参加我们的公务活动,吃住行玩,都和我们黏在一起。我们团本来就不大,十一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