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甪直古镇

甪直古镇

推荐人:周培元 来源: 美文网 时间: 2017-05-02 11:25 阅读:

  傍晚,我到达甪直。我全然不知这天七夕,只看到满目皆然雾与鲜花连成一片。在这充满着浪漫的世界,我没有感受到浪漫的气息,就仿佛这一切只是一个朦胧的梦境。

  我独自出行是从来不住宾馆的,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办法不至于睡大街。朋友都道: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呢?我想说,人生在外本身就是一个受委屈的过程,毕竟生活不同电影,它比电影苦多了。

  甪直毕竟只是一个镇,远没有城市的繁华,总是给人一种空荡的感觉。我行走在甪直的街道上,路人很少,就连一旁的饭店都少有人光顾。我急于找到能够上网的地方,却顺着一条道走到黑。道路两旁的店铺都已关门,就连路灯也是隔好远才有一个是亮的。这街道越往里走越觉得阴森,好似完全脱离了镇中心。走了大概两公里,我看到几个结伴并行的同龄人拐进了一个牌坊里面。牌坊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天空中的弯月照不进这前面的路,以至于我对前行的路感到如此的迷茫。我跟随他们走了进去,这才注意到进入了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这里人多,却不明亮,只有几个摆地摊卖玩具的地方才有几丝亮光。我望着这个阴森的世界,仿佛进入了一片墓地。直到经过一座桥时,我才有一种进入水乡的意识。我站在石拱亭桥的中央,望着前面开阔的水面, 借助远处昏暗的灯光,水乡特有的古建筑就静卧在眼前。我在不知不觉中竟然闯入了甪直古镇!

  忽然,附近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我顺着栏杆旁的小道去寻找这声音的来源。当我步入一个主楼的正前方的广场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主楼的正面有个巨大的幕布,那广场上摩肩接踵挤满了看电影的人群,这仿佛回到了十年以前村子里放电影的场景。我在广场上看的出奇,直到电影结束后才想起寻找住处的事来。我向一个同龄的青年人询问如何走出古镇区,他告诉我只需要跟着大部分人走的方向就可以出去。我顺着人群快速向前走着,这黑夜下的甪直街道显得格外幽长,左右两旁的店铺灯光昏暗,给这古镇增加了一丝的宁静,脚下的青砖参差不齐,并不如康衢那样平坦。街道上人越来越少,他们有说有笑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不必担心黑夜与困乏的袭扰,而我却不知在这漫漫长路中最终走向何处。就在即将迷惑的瞬间,我释然了。多年来我一直漫无目的的到达一个地方终于在这里变成了现实。我有什么可惧怕的呢,至少我还有着自己的目标,虽说它很隐晦,也飘渺不定,但它如同闪烁的烛光一样一直都存在我的心中。

  我走出了古镇区,在网吧里应付了一晚,第二天接着又返回古镇区。我走进书写“甪直古镇”四个黑色隶书大字的牌坊,迎面就是一条和公路并行的廊亭。我从上面走过,但却不见廊亭外河道悠然的流水声。顺着廊亭向里走,正中央坐落着一尊巨大的甪端。它昂首向上,头上的独角显得体态威武。据说,这甪端和麒麟一样是专为英明帝王伴驾的神兽,它可日行一万四千里,通晓四种语言,象征着祥瑞。《甫里志》中曾有写到:甪直原名为甫里,因镇西有“甫里塘”而得名。后因镇东有直港,通向六处水流形酷如“甪”字,故改名为“甪直”。又传古代独角神兽“甪端”巡察神州大地路径甪直,见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因此就长期落在甪直,故而甪直有史以来,没有战荒,没有旱涝灾害,人们年年丰衣足食。

  据说,甪直与苏州古城同龄,是一座具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古镇。水是古镇的灵魂。也是水分水析、水系水萦、水抱水环的泽国典型,素有“五湖之厅”、“六泽之冲”的美誉。甪直水秀,桥也美,历来享有江南"桥都"的美称。它们造型各异、各具特色古色古香。有多孔的大石桥、独孔的小石桥、宽敞的拱形桥、狭窄的平顶桥,也有装饰性很强的双桥、左右相邻的姊妹桥和方便镇民的平桥。很多有识之士都感慨的说,看了甪直,实际就等于参观了一个古代桥梁的博物馆,其桥梁的密度,远超过西方水城威尼斯。

  我在甪直古镇区漫步,再度回到了昨晚途径的水塘,那些江南特有的水乡风貌,静静地躺在我的眼前。我在古镇区的文化园待了两个小时,那些银墙青瓦的江南建筑,像是永远也看不够。这昆山的古镇给人苍老的感觉,那一条条石板夹缝中平摊着的石子,那些春天被风带来的草籽,甚至无法从中探出脑袋。漫步到桥上上,一艘乌篷船从桥下刚好穿过,这不是是小桥流水人家么!

  当人们进入古镇,就会感悟到一种舒适感,一种甪直古镇特有的新奇感。我查过甪直的资料,当年的浦里八景也早已不见。我在这参差不齐的巷道上漫无目的前进着。据说保圣寺里有晚唐著名诗人、文学家陆龟蒙留下的遗迹,只可惜我却未尝得见。他曾做过湖洲、苏州刺史的幕僚,但一身清贫、生活艰朴、常与农民一起耕种田地,并首先发明了农民翻土耕地的牛犁,当地的农民特别敬重他。

  古银杏又是甪直古老的象征之一。这不仅是甪直这个历史文化名镇古老的标志,而且为甪直的景色添彩增辉。镇上有银杏树7棵,其中在保圣寺四周有4棵,最大的一棵据今已1300年树龄,高度50米,树身三位男子也围不住,它虽历经千年风霜,但仍能挺拔、健壮。

  当人们目睹甪直的古街、古房和深巷时,又领略了它的另一种风味。镇上的街面都以卵石及花岗石铺成,街坊临河而筑,前街后河,人在桥上走,船在水中行。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商业兴旺。不论临街的住宅还是临河的民房均为黛瓦粉墙、木门木窗、青砖翘脊,它们大多为明清时代的房子,墙壁上还带有花纹。

  除此之外,甪直镇还有很多古代名人的遗址旧迹。镇东有北宋的白莲花寺,镇西有孙妃墓,镇北有吴王夫差的行宫,镇南有西汉丞相张苍的陵墓。漫步古镇,领略小镇风光,观赏古桥驳岸,看看渔船人家,真是别有风韵,情趣无穷。

  我觉得走的时间够长了,就步行走出了古镇。那一艘艘乌篷船载着主人,从我的心头悄然划过,我仿若听到了那桥下流水的声音,小鸟在树枝上愉快的鸣叫。我朝这即将要离开的甪直挥挥手,那古朴纯净的江南水乡正在慢慢离我远去,甪直啊!不知道何年还能再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