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回家的路优美经典美文

回家的路优美经典美文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10-25 18:39 阅读:
回家的路优美经典美文
回家的路优美经典美文

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在夜色下显得有些漫长。凛冽的西北风夹杂着雨雪,打眯了人的眼睛。

急剧的降温让这个城市原有的温馨变得有些冷漠……就连那色彩斑斓的霓虹灯也失去了往日的温柔。

踩着满地落叶,听不到叶子在脚下的呻吟,这条被黄色铺满的甬路在今夜显得那么落寞而悠远。

眼睛不知道是被雪水还是泪水打湿模糊一片……

撑着一把雨伞,孤独、寂寞被夜色拉伸,放大……

走在被寒冷铺满的大街上,思绪被寒冷的利刃切割成一段一段。季节的风铃在岁月的窗口发出叮咚咚的声响,清冷的月光摇曳着我情愫的叶片,被时光拉伸的身影游走在时空隧道,遐思在夜色下越飞越远……

遐思漫无边际的遨游,被切成一段段的思绪碎片在眼前拼凑完整:儿时的记忆总是在这个时候异常的清晰。

也是这样季节,也是这样的夜晚。潇潇秋雨并没有让我躲在温暖的家里。雪水夹杂着雨水会令我们兴奋。偷偷地从家里逃出,约上几个小伙伴借着昏暗的路灯,兴高采烈地踩着满地落叶……

大多时候会在晴朗的夜晚,在路灯下跳皮筋。歌声会随着腿的节奏飘向远方!呼出的白色气体让我们的帽子上睫毛上都成长了白胡子。小伙伴们对视一下不由得笑弯了了腰,经常在这个时候喊一声“休假”最喜欢喊“休假”了。可以和大家说笑一回,可以借此机会休息一下,不然乐得找不着北的时候,就容易出错,那样就轮到别人跳了。

跳到兴起的时候,最不想听的就是妈妈喊回家,回家是多少人的梦想,回家是多少游子的祈盼,可是那会儿,回家这个充满爱意的呼唤却是那么的刺耳,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妈妈的声音——回家!

每次都是悻悻地不情愿地和小伙伴告别,赌着气把嘴撅得老高。泪水会涓涓地流淌,被妈妈温暖的大手牵着——回家!

回家,是那个时候最不愿意听的名词,我多希望疯玩一个晚上……

疯玩一个晚上的愿望始终没能实现,喜欢和小伙伴们玩耍喜欢在外面挨冻,更喜欢在夜色下踩着自己或者别人的影子。

那个时候很喜欢听妈妈讲故事,喜欢在妈妈的故事中进入梦乡!妈妈最喜欢给我讲的就是冻死人的故事: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寒冬腊月的东北,一个小媳妇要回娘家。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丈夫将她送出家门,说好了晚上掌灯的时候回来。丈夫早早地就来到村前的老榆树下等他的媳妇,等啊,等……始终没有等到。就顺着小路去迎接她,走着走着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个跟头,翻身起来发现绊他的是一个人,是一个被雪掩埋的人。他首先发现了一只鞋,一只他熟悉的鞋,那是他媳妇的鞋。于是拼命的挖,将他的媳妇挖出,当他把媳妇抱在怀里,早已冻死的媳妇微笑地望着他……

妈妈总会说:“冻死的人是微笑的!”每次听到这个故事我常常被吓得赶紧蒙上被子闭上眼睛,然后透过被子的缝隙遥望星空,祈祷我不会被冻死……

然而,第二天就把会被冻死的故事忘得一干二净,接着和小伙伴们疯……

妈妈还会讲寒号鸟的故事:寒号鸟每天都在树上唱歌,看着别人垒窝,它说:“不忙不忙,今天不垒,明天赶趟。”明天到了它还说同样的话。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终于有一天被冻死了……

还是被寒号鸟的故事吓到了,自己不能疯玩了,得多学些知识了,给自己垒窝了。

就这样美丽的梦幻般的童年与我作别……

不做寒号鸟,就做雄鹰。寒号鸟没做成,雄鹰也没做成,我成了平庸的人。在这样清冷的夜晚,回忆起美丽的童年……

在寒冷和记忆中,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家的路

温馨的周末,被昨夜的雨雪搅得浑浑噩噩。凛冽的西北风无情地横扫着落叶……

躲在还算温暖的家里,一股莫名的冷袭上心头。

刚才的电视影像还在脑海里回放,播音员的呼唤声还在震撼着心房。回家的路,是多么的漫长,回家的路,有些凄凉……

打拐硕果累累,打拐让多少儿童脱离了苦海。然而,被拐的儿童却找不到回家的路。家,在哪里?

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已经被拐卖八个月。也许刚刚出生就远离父母,在火车中开始了她的人生旅途。还算幸运,被解救。敬老院成了她的新家。

家是母亲温柔的目光,家是母亲低声的呢喃。被安置在敬老院的她拒绝陌生人。八个月大的婴儿本应该在母亲的怀抱里,母亲的臂弯才是她温馨的港湾。可是,人贩子却让她和家咫尺天涯……

痛恨人贩子的同时,有一个问题令我们思考!难道解救了就万事大吉?送进了敬老院、孤儿院就万事皆休。孩子是需要在父母身边,在父母身边才能健康得成长。

记得,二战的时候,希特勒突发奇想,为了培养德国最强的一代,将最好的基因遗传下去。将优秀的父母生出的孩子集中在一个福利院里,请高级人才加以培养。缺少家的温暖,没有母爱父爱的孩子。

还记得看过一部电视剧《兄弟》,说得是一对双胞胎的故事。贫困潦倒的家,第三胎却生出一对双胞胎。本应该皆大欢喜的事,却让母亲犯了难。权衡利弊,不能让两个都饿死。将其中一个送给为她接生的护士长。

孩子的父亲知道此事后,吵着闹着去要人。当走进首长的家门,看着襁褓里的儿子。白胖胖的小脸和家里的儿子成了鲜明的对比。临走之时,当听着护士长告诉他什么时间给孩子喂奶,什么时间给孩子喂水。他有尿了是什么表情,他热了会是怎样的哭闹!如果发烧了用什么药……还把一大堆的婴儿用品让他带上。

当他接过护士长连夜给孩子编织的毛衣时,一个主意在心中酝酿。他没有接走儿子,他感觉儿子留给护士长更好。

也许,这是个艰难的抉择,也许,再贫困也不能将孩子送人……

被拐的儿童和送人截然不同,也许,养父母那是他没找到家前的最好归宿。将来找到了亲生父母,两家因孩子而成了一家人。

也许,找人收养更好!找个经济条件好的,有爱心的父母将这些孩子培养成人。

播音员念着她们的号码,读着他们的新名字。一张张既可爱又有些惊慌的小脸,出现在银屏前。家,成了一种渴望,回家的路,成了艰难的跋涉。

真心企盼这些孩子有个好的归宿,尽快回到父母的羽翼下……

回家的路,在这个寒冷的周六显得凄凉而漫长……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