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艾草香浓情漾美文

艾草香浓情漾美文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10-25 18:38 阅读:
艾草香浓情漾美文
艾草香浓情漾美文

今天端午节,中午走在楼道里,熟悉的艾草香,隐隐扑鼻,若隐若现。果不其然,走到楼顶,邻居家门口,左右各一束清香鲜嫩的艾草,静静地立在那儿,似一个故人,笑意盈盈,特来赶赴这一年一度地相会。

刹那,思绪飘向了那记忆中的远方。一样地清香,一样地熟悉,只是换了场景,变了容颜,唯余一缕固执的情愫流连。

已经不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儿,是怎么和你成了同桌。可能是北方女孩儿的缘故,面容姣好,皮肤却微微地干燥,少了几分婉约灵动。一条长长的辫子,似乎永远梳不光滑平整,脑袋前总是毛毛茸茸地。薄薄地单眼皮,一双浅褐色的眸子,薄薄的唇片和细细的牙齿,总给人一种旧社会地主老财家,可怜兮兮的使唤丫头地错觉。但你要以为这就是她的真面目,那你可是大错特错了!

记忆中,你总喜欢穿一件领袖口镶着蓝色花边的白衬衣,束腰一条月白蓝的裙子。脚蹬一双黑色的大口皮鞋,鞋面上居然缀着两只可爱的蝴蝶结。颇有些民国淑女的风味儿。

可惜一张嘴就露了馅儿,声音又细又尖不说,还总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尽兴处,称兄道弟;忘形时,还要拍拍你的头,或是一把搂过你的肩膀,俨然一副江湖大姐的架式。一不小心,你还要接受她口水地洗礼。

这丫头还有一个臭毛病,就是喜欢穿拖鞋,只要不是上午的正课,你抬眼便能看见她踢着拖鞋在校园里到处跑。饭堂、阅览室、开水间、操场……若有人提醒她讲究点,她倒理直气壮,衣服鞋子穿着首先是舒适,只要不影响别人,俺愿意,咋滴?瞧瞧!何其彪悍,哪像个女儿家?

更出格的是,我这个同桌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听说她要比我们大三四岁,高中的时候,和班里的一个男生爱的死去活来,曾经创下过一周为一米八的男友织件毛衣的记录。结果人家考上南方重点大学,她却名落孙山。父亲勃然大怒,扬言要和这个独生女断绝父女关系。高考落榜的她狠狠心,从高一复读,终于考上了大学。

据说到现在,她还是自力更生、经济独立,经常利用课余时间或是周末,捣腾些小玩意儿在周边几个学校卖。以充实学校补助之外的其它用度花销。

这是流传最经典的版本,至于她其它的新闻旧事,大家口口相传,也甚是热闹。

说实话,一开始对这个同桌我是敬而远之的。只觉得她太不修边幅,毫无淑女风范,白白拥有女儿身。还有,就是她非议太多,我可不想成为风口浪尖的焦点人物。

年少女孩子的虚荣和狭隘心理,让我内心深处,对她颇有小小地鄙夷。并不愿意和她过分亲昵。然而很快,彻底转变我这一态度的机会来了。

可能是刚到北方生活的原因,有点水土不服吧,总是过敏一样的满脸红痘痘疙瘩,久治不愈,真是不堪其扰。连看病的医生都开玩笑说,可惜了,好好一姑娘。走在校园里,面对别人指指点点,真是自卑又压力山大。整日愁云惨雾地,难过处还偷偷抹过眼泪。

一个周末,每次双休都迟迟返校的她居然提前回来了,然后变戏法似地,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大包晒干的艾叶,说是可以用艾叶泡茶喝,还可以用艾叶洗澡,坚持一段时间过敏兴许就好了。还有一个捣碎的艾叶茎叶制作的香包,非要我戴在身上,说既可以驱虫避邪,又可以抗菌抗病毒,对过敏体质的人大有益处。面对神神叨叨的她,我将信将疑,心想,连医生都搞不定,你这些叶子这么神乎?

许是看出了我的犹豫,她一把把我揽了过去。哎呦!我的妹妹,要不是看在我俩同桌的亲密情分上,我还不管这闲事呢!你可别小看这些叶子,它可是我奶奶的宝贝呢!每到端午前后,我奶奶就早出晚归,忙前忙后地采摘艾叶,洗净、晾晒、整理、分类储藏……我奶奶是我们家乡远近闻名的“艾叶一枝花”,艾叶在她手里那是治病救人的宝贝。十里八乡,谁家有了新生儿,艾叶洗三的仪式是非我奶奶不可的,以图孩子避害免灾,健康成长!你可别小看民间流传的小秘方,俗话说:小偏方,治大病!看她越说越激动,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我只好举手投降,好好……我用……我用还不成吗?!她一听说我用,立刻喜出望外,双眼泛光地摇曳着我的肩膀,真的真的?欧耶!打着手势就兴奋地往外冲,没跑几步又折回来,晃着我的胳膊说,一定要坚持,坚持知道吗?坚持了才有效!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这个同桌那么可爱,那么温暖!

用了几天艾叶茶,洗了几天艾叶澡,症状果然有缓解,心中暗暗称奇,半个月后,居然奇迹般地好了。从此,我对这个同桌刮目相看,不知不觉中我竟成了她的小跟班儿,无论哪儿,都能看见我俩如影随形。有好心的同学劝我,你还是离她远点儿吧,免得学坏了,我只是报以一笑。

我喜欢跟着她穿梭大半个城市,上门推销自己的小产品,初尝享受自己劳动果实的喜悦;我喜欢跟着她踢着拖鞋,在夜晚的操场数星星、说梦想,体会那份惬意;我喜欢跟着她在生活里活出自己的颜色,做不一样的烟火,享受那份自由洒脱;我还喜欢她隔三差五的周一,都在课间偷偷拉我去她寝室,分享她带来的美食,沉醉在那份宠溺似的亲情里。更重要的是,从那年我生病之后,她每年都会在端午前后给我带艾叶和香包,说是这样能庇佑平安,祈福免灾。不知不觉中,我竟爱上了艾叶,居然嗅出了淡淡的艾草香。

沉浸在美好情谊中的我们,似乎都没察觉离别的到来,或许年少的心,从来都称量不出别离的准确分量。只是,谁也没想到,离别来得那样骤然,那样不可预料!就在我们毕业的那个端午前的一个周末,她像往常一样回家,还说要给我带艾叶回来。结果她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一直到毕业考试、昔日同学纷纷离校,我也没再见过她。只知道她在奶奶采艾叶跌成重伤去世的第二天就离奇失踪了。记得她曾对我说过,她奶奶说要把艾叶秘方传给她,她不肯,她有更大的梦想。还跟奶奶开玩笑说,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你赶快再去抱个孙子吧。我想,她一定是后悔了吧,她一定是在痛恨自己吧?

毕业后,按照当时的惯例,我们都要回原籍。刚毕业那几年,和那边的同学都还有联系,偶尔小心地问起,大家都小心翼翼地三缄其口,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感情非比寻常。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她好像和男友去了南方。再后来,工作、结婚、生子……生活一片忙乱,大家渐渐失去了联系,也就再没了她的消息。想要闻讯,只是情不知所起。

本以为今生就这样成了遗憾,没想到两年前偶然的机会,我有了一次回归母校学习的机会。此行,我最挂念的就是她,真的好想再见见她,再感受一下不拘小节、风一样随性自由地洒脱的她。只是到了以后,才发现,一切物是人非,徒余怅惘。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想起来时,满怀期待,本以为即使见不着,至少也可以了解一下她的现状,谁知结果一样寥落。我满腹怅惘、心事重重地踏上了回归的列车。谁知事情却在此时有了转机,和我们同行的有一个母校的优秀留校生,无意间说起他的家乡,原来他们是老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怀着激动有忐忑的心情,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寻问他可否认识此人?谁知他一听就笑了,你说的就是我们县前任组织部长的女儿吧?她奶奶是我们那里有名的“艾叶一枝花”,听我妈说我小时候也是她奶奶给艾叶洗三的呢!对了,现在她也是“艾叶一枝花”呢!我妈还说,等以后我有了孩子,洗三一定也去找“艾叶一枝花”呢。说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了一种很强烈地,孩子走丢了般地委屈,眼泪不争气地哗哗流了出来。旁边的大男孩儿不知所措地说,学姐,你……你怎么哭了。我赶紧揩去眼泪,笑着说,没事,高兴。

你终于还是活成了自我,成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烟火。但,我知道,“艾叶一枝花”是你的骄傲,更是你的自豪!

突然一下子就觉得饱满了,果然不虚此行。在轰隆轰隆的列车声里,我竟诡异地似乎闻到了艾草的香,淡淡的清香,淡淡的苦涩,竟也氤氲出一种绵长悠远的香,一缕浅浅地安恬!

忽然想起,张爱玲在她的《更衣记》里曾写下过这样一段话: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如今,这回忆又加了一缕淡淡的艾草香,甜而稳妥,甜而怅惘,甜而悠远绵长!无论何时何地忆起,这记忆都有一抹淡淡的艾草香,淡淡的苦涩又清新的艾草香!一如记忆中的你和我,都走过的青葱岁月!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