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心情随笔 >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美文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美文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20-01-12 02:35 阅读: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美文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美文

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光怪陆离是丽的最爱,她喜欢在喧嚷拥挤的街道中穿极奢侈的名牌衣服,化精致的妆容,踩着一双7厘米的高跟鞋,啪嗒啪嗒地行走在陌生的人群中,高傲得像一只好胜的斗鸡。

她是两年前来到这儿的,拿着这城市一所普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还有母亲用纸袋包起来的特产,油油的,腻腻的,她却觉得分外香甜。她仍记得第一次穿洗的泛白的破旧牛仔裤站在宿舍门前室友厌恶鄙夷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刀刺入她的胸口,顷刻间便血肉模糊。她小心翼翼地和她们打招呼,低着头双手递上母亲包好的特产,室友没有接,嘴角的笑容有些轻蔑,“这种东西太油了,伤皮肤,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吃。”

后来,母亲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一笔生活费,她也不常回家,渐渐学着过大城市里有钱人的生活,母亲每月寄给她的几张百元大钞安静的躺在平整的信封里,开始她总觉得有些羞愧不安,一边兼职一边泡图书馆,想为家里分担一点压力。后来母亲给她的信封渐渐厚了许多,母亲说,“我和你父亲都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收入也高,没有那么辛苦,便多寄了一些,你一个人在外地,学习也累,多买点水果,好好吃饭啊。”丽听到这里,兴奋得要叫起来,父母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了,自己也不用在舍友面前低人一等了。

她换了新的iphone7P,安装了火爆的网购软件,周末和舍友泡吧,成了KTV的常客,偶尔也会为了面子请别人吃一顿高级餐厅的牛排,图书馆倒是很少去了,放在书桌上的书布了一层灰尘。她第一次去酒吧听到那劲爆喧嚣的音乐,想要逃离,她的室友很快便淹没在舞池扭动的人群里,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像个小丑,双手不安地搅动着,只想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起来,后来室友在舞池里想起她时,她已经被一个陌生男子灌酒灌得有些不省人事。室友费力把她拖走,她自己也没想到,若不是因为那次回家,看到了生活最真实残酷的一面,她大概也成为了酒吧千杯不倒的夜店女郎吧。

她回家的那天还是盛夏,蝉不知疲倦地在树上唱着歌,阳光毒辣得好像要将这世界烤干,偶尔拂过耳畔的微风成了巨大的奢侈,就在这个连呼吸都散发着火热气息的盛夏,她看到了一幕犹如几桶冰水从头浇下,透彻心扉的凉。她的母亲就在浓烈的阳光下用力的揉着面,小摊旁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过,母亲的头发黏在额头上,湿漉漉的,皮肤愈发黝黑,她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撕心裂肺的疼着。她恍恍惚惚的回到家里,小时候最喜欢吃母亲包的馄饨,皮薄馅多,滑进嘴里,口齿留香。傍晚母亲推着小车回家的时候,父亲也恰好回来,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西装革履的父亲,而是穿着被汗水浸湿的工地服还沾着水泥土,满脸疲惫,看到在家中的丽,父母惊讶地问道,“丽,你咋回来了?”眼中闪着光。

丽扑通一身跪在父母面前,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爸,妈,女儿不孝,害你们受苦了。”

“傻孩子,天下哪个为人父母的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日子,自己苦点累点也心甘情愿啊……”

也许你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也许你的父母是只是勤恳的农民,又或者是某企业的高管、某公司的老总,每一份职业都该收到尊敬,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在肆意挥霍父母的辛苦钱时,是否也会想起,他们为了生计,为了满足你可悲的虚荣心,烈日炎炎下的汗流浃背,生意场上陪笑喝酒导致身体透支,寂静深夜赶稿做计划时的疲惫不堪,这些纵然你看不见,但它们都是真实发生的。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贫穷,而是在贫穷中丢了善良,失了孝心,迷失自己。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