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约定的生死

约定的生死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09-16 22:21 阅读:
约定的生死
约定的生死

每年的母亲节,云天宫都要举办一场“知足感恩”活动。活动由主办方免费提供毛巾、水盆和热水,让所有到来的子女帮自己的母亲洗脚。

今年的母亲节,我去云天宫做了一名志愿者。现场人很多,我正忙着分发毛巾和水盆,突然有人在我身后说:“小伙子,给我来条毛巾,来个水盆。”

我回头一看,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头发全白了,满脸皱纹,拄着拐杖。奇怪的是,大热天里她身上居然穿着件厚厚的棉大衣,大衣已经洗得发了白,分明有些年头了。难道老太太受了风寒?我暗自嘀咕着,发给老太太水盆和毛巾,热心地往前一指,说:“大娘,那边有空位,您慢点儿走。”

老太太说了声“谢谢”,一手抱着水盆和毛巾,一手拄着拐杖,蹒跚地走了。

半个钟头后,“知足感恩”活动正式开始了。参加活动的子女们端着水盆,打来热水,蹲跪着给坐在椅子上的母亲们洗脚。洗脚的人,有幼儿园的小孩儿,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云天宫里欢声一片,每位母亲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提着热水壶,四处走动着,看谁的水凉了,就帮忙给添上一点儿。

突然,我发现角落里有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紧抱着个空脸盆,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仔细一看,这不是刚才那个穿棉大衣的老太太吗?

我忙提着热水壶走了过去,问道:“大娘,您怎么不洗脚?”

老太太抬起头看了看我,说:“我儿子阿志在玉城工作,每年的母亲节,他都会专程赶回来,帮我洗一次脚。现在阿志还没有到家,我提前过来占个位子,等他回来帮我洗脚呢。”

原来是这样,我不由笑着对她说:“大娘,您的儿子真孝顺。”

告别了老太太,我提着水壶又向其他地方走去。这时,志愿者老黄走到我跟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手指着前方说:“小谢,交给你个任务,一会儿帮那个老太太洗洗脚。她孤身一人,儿子不能过来……”

我顺着老黄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愣住了,老黄所指的,正是那个穿着棉大衣的老太太。我说:“老黄,我刚问过她了,她说儿子在玉城工作,每年都会回来帮她洗脚的,等一等就来了。”

老黄叹了口气,说:“那是以前,今年她的儿子已经回不来了。”原来,去年冬天,老太太的儿子阿志在玉城和人斗殴,持刀杀死了两个人,现在都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老黄说:“一个亡命天涯的人,还怎么回来帮他娘洗脚?”

我奇怪了,既然这样,老太太为什么还来参加这个活动,难道她不知道儿子已经出了事?老黄神情暗淡地说:“她早就知道儿子出事了,为这把身子都哭坏了。估计她不能接受事实,还幻想着儿子能像以前一样,回来帮自己洗脚吧……”

我看到老太太正紧紧地抱着个空盆,满怀期待地坐在椅子上,心里不由一酸,便大步向老太太走了过去,说:“大娘,您儿子还没回来?会不会是他工作太忙,今天赶不回来了?要不就让我当一回您的儿子,帮您洗一次脚吧?”

老太太看了我一眼,胡乱摆着手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儿子一定会回来的。我们约好了的,每年无论发生什么事,母亲节这天阿志一定会回来和我团聚的。我今天的脚,谁也不要,就要阿志帮我洗!”

我只好无奈地冲远处的老黄摇了摇头。到了下午3点多,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是那位穿着棉大衣的老太太依然固执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儿子回来帮她洗脚。她瘦小的身子蜷缩在宽大的椅子上,显得无比落寞。

突然,我看见原本蜷缩在椅子上的老太太猛地一下坐直了身子,昏花的眼睛瞬间放出亮光来。我打了一个激灵:难道老太太的儿子,那个杀了人的阿志,真的回来了?

顺着老太太的目光,我看见一个黑衣男子快步走进云天宫的门口,正向老太太走来。他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一副宽边墨镜遮住了大半边脸。我伸手捅了捅身边的老黄,老黄抬起头来,眼睛瞬间瞪圆了:“是阿志,他真的来了!”

阿志来到老太太的身前,轻轻叫了声“娘”,从老太太手中接过空盆,满满地盛了一盆热水,端着来到老太太的身前,蹲跪了下去。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老太太的脚,放进水里,轻轻地搓揉起来。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要报警。突然,旁边伸出一只手,一把将我按住了。我回头一看,竟是老黄。老黄把嘴巴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你看阿志的腰间……”

仔细一看,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阿志怀里鼓起了一大块,分明是武器!会场里还有很多人,真要报了警,一旦抓捕引起反抗,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看着专心致志帮母亲洗脚的阿志,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轻轻收起了手机。

阿志帮母亲洗完脚,又按摩了一阵,这才拿起干毛巾,细细地抹干母亲脚上的水渍。这时,老太太脸上绽开了笑容,伸手轻轻摩挲了一下阿志的头发,说:“阿志,去把水泼了吧。”阿志点了点头,端起水盆,刚迈开步,身旁一个正聚精会神帮母亲洗脚的男子突然一个扫堂腿,把阿志扫倒在地,然后四周两个男子不约而同跃了起来,牢牢压住阿志。扫倒阿志的男子闪电般掏出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死死顶住阿志的脑袋:“别动,警察!”

原来警察早就有了布置,我和老黄都松了口气。警察给阿志戴上手铐,小心翼翼解开他的衣服一看,大伙儿都愣住了:藏在他怀里的并不是什么致命武器,而是一包普普通通的小蛋糕!

阿志扎挣着喊道:“别、别弄脏了,给、给我娘,她……最喜欢致成饼家的蛋糕,这是……我最后一次给她买蛋糕……”

老太太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颤巍巍站起身,说:“儿啊,警察是我叫来的,你怪娘吧?”

阿志却咧开嘴笑了:“娘,是阿志对不起您,我这次回来,压根就没想过能逃出去。我杀了人,再怎么逃,也逃不了一辈子……”

老太太哭得像个小孩儿似的,颤抖着手解开身上穿着的那件棉大衣,哭着说:“三十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野外生下了你,然后脱下身上穿着的棉大衣,裹着你回了家。咱老家的风俗,若儿子犯了死罪,娘依着儿子临世时第一眼看见娘的模样来送儿子上路,儿子就会永远记得娘的模样,下辈子还会投胎做她的儿子。所以今天我重新穿上当年的棉大衣,来送你上路……”

阿志听了号啕大哭,跪倒在老太太面前:“娘啊,您永远是我的亲娘!下辈子我一定重新做人,好好给您做儿子,做足一辈子……”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