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姐妹写作守护绝症弟弟

姐妹写作守护绝症弟弟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09-16 22:21 阅读:
姐妹写作守护绝症弟弟
姐妹写作守护绝症弟弟

单身母亲含辛茹苦将三个女儿供上大学。眼看着好日子就要到来,正在读高三的小儿子却被查出白血病!为了拯救绝症弟弟,身处异地的姐妹三人踏上了艰难的求助之路。二姐将弟弟的遭遇,和姐妹们内心的忧虑与苦闷一一诉诸于博客。出人意料的是,在短短三个月时间,博客的点击量就超过5万!社会各界好心的人纷纷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30万元手术费终于凑齐了,但姐妹三人却拟定了一份承诺书:愿以10年的工资作为抵押,在媒体和公众的监督下还清所有捐款!

京蒙三地三个姐姐誓言守住弟弟

今年20岁的陈强,出生于内蒙古的一个普通家庭,他排行老四,家里还有三个姐姐,大姐陈竹青、二姐陈竹英、三姐陈春燕。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外遇离开了家,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母亲秦挨的肩上。

这些年来,三个姐姐都靠助学贷款和做家教考上了大学。2007年,正在读高三的陈强也不甘落后,向妈妈和姐姐们保证:“今年我也要考上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份理想的工作,然后把妈妈接到身边。”然而,5月份开始,陈强突然高烧不断。到了后来,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陈强觉得自己病得不轻,想把病情告诉妈妈,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他只能欲言又止。好不容易熬过了高考,陈强去医院做了检查,没想到结果是白血病!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秦挨失声痛哭了很久,一个晚上下来,她的头发几乎白了一半。

秦挨第一时间就给在内蒙古工作的大女儿打电话,希望她能够想想办法救救陈强。当时,陈竹青正准备去一所中学当老师,听到弟弟患了绝症的消息后,她当即就赶回了家。

回到家后,陈竹青就搂着陈强哭了很久。擦干了泪水,陈强安慰姐姐:“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尽快去工作吧!”尽管嘴里这么说,但陈强心里明白:他患的是绝症,以目前家里的实际情况,他只能静静地等待死亡。

陈竹青不想坐以待毙,她当天就和秦挨一起东奔西走了很多家亲戚,借来了7000多元,然后强制性地把陈强送进了医院。医生告诉陈竹青,陈强必须马上做化疗,至少要准备两万元的费用。此时家里已无分文,还欠下了亲戚朋友的债,到哪里去弄这笔钱呢?情急之下,陈竹青便和秦挨顶着炎炎烈日,跑到当地红十字会和民政局等单位求助。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她们筹来的钱只是杯水车薪!陈竹青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便急忙给在北京工作的二妹,以及在内蒙古读大学的三妹打电话,让她们一起想想办法。

今年24岁的陈竹英在北京一家电器公司上班,虽说每月有2000元收入,但除去生活费之外,剩余的都被她用来补贴家用。面对即将走进大学校园的弟弟,她更是省吃俭用,希望把更多的钱留给弟弟。谁知,她这个善良的愿望竟被一个噩耗所替代。接到大姐的电话后,陈竹英和陈春燕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姐妹俩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伤心得泪水直流。更让她们心痛的是:在北京和呼和浩特她们举目无亲,该怎么来救弟弟呢?陈竹英与陈春燕很想向同事和同学求助,但好几次话到了嘴边都羞于开口,毕竟都不是很熟悉的人。一连几天过去了,筹钱的事毫无进展。秦挨和三个女儿每天通好几次电话,绞尽脑汁想着筹钱的办法。

多次商议后,姐妹三人和秦挨做了分工:母亲留在医院照顾陈强,陈竹青继续跑当地的红十字会和民政部门,陈竹英在北京一边求医问药,一边想办法筹款,陈春燕跑当地的媒体以及慈善机构。姐妹三人各自奔波一阵子之后收效甚微,于是她们便站在街头举牌募捐。那几天北京和内蒙古都酷热无比,她们被晒得褪了一层皮,但为了省钱,她们舍不得买一瓶矿泉水。

由于一时筹不到钱,所以陈强只好回家休养。由于参加高考的时候正遇上身体不适,他的成绩不理想,难以实现大学梦想。每想到此,陈强总是懊恼不已。三个姐姐知情后,既心疼弟弟的身体,又惋惜弟弟的前途。特别是二姐陈竹英,每每想到姐弟之间的点点滴滴和弟弟现在的病情与心情,她就泪如雨下。因为在姐弟四人当中,她和弟弟的情感最深。如今,弟弟命悬一线,作为他最亲近的姐姐,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陈竹英痛彻心扉。此时的她,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弟弟说,但无奈两地相距甚远,她只好整夜地坐在电脑前查询有关白血病的资料。

陈竹英很想把那种痛苦而复杂的心情发泄出来,但却没有合适的倾诉对象。她突发其想地在网上开通了一个名为“守住弟弟”的博客。她把博客当作心灵伙伴,尽情地倾诉。短短一个星期,她就在博客上发了30多篇日志。

厚重的捐款我们将10年偿还

令陈竹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博客在网上产生了强烈的反响。短短几天,点击量就超过1万次,留言达200余条,还有几十位网友要求她提供联系方式和银行账号。陈竹英所在单位的一些同事也看到了博客,他们自发性地为陈强募捐了一万多元。

面对网友和同事们的关爱与帮助,陈竹英心里暖暖的。她没有想到,原来作为倾诉内心痛苦的博客,现在却成为营救弟弟、沟通社会的一个桥梁!那段时间,陈竹英每天都在北京的各大医院奔走,因为她想把弟弟接到医疗条件较好的北京来治疗。她在医院排了两个星期的门诊号,见到了中国第一个做骨髓移植的名医陆道培。陆道培告诉她,如果亲属之间可以捐赠骨髓的话,手术费只需要30多万元。陈竹英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人,家人听后又喜又忧,因为30万元的手术费对陈家人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但陈强的病情已不容拖延。在陈竹英的强烈建议下,大姐留在老家继续募捐,母亲和三妹将陈强从内蒙古送到了北京。陈强住进医院后,秦挨偷偷地背着儿女们到医院做骨髓配型,遗憾的是,她的骨髓与儿子的不匹配。秦挨沮丧地回到病房后,陈竹英和陈春燕也抢着要去为弟弟做骨髓配型。但陈春燕拦住了姐姐:“二姐,还是让我捐吧,我没什么顾虑,捐了骨髓后我可以继续上学。你可不一样,你是个有工作的人,目前全家人都指望你挣钱呢。捐了骨髓后,你的身体要是出了问题该怎么办呀?”陈竹英听后,劝住陈春燕说:“三妹,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咨询过医生了,捐骨髓是不影响身体的。反正都是救咱们弟弟,你捐我捐都一样。不过,我是姐姐,所以骨髓必须由我来捐!”陈强以为捐骨髓就像切掉人的骨头那样疼痛可怕,便哭着喊住姐姐们:“你们就别替我受那份罪了,我宁愿去死,也不能让医生切掉你们的骨头啊。”陈竹英听后哈哈一笑:“傻孩子,捐骨髓没你想象得那样可怕。再说,为了救你,就算是真的切骨头,我们也都心甘情愿!”

陈竹英安慰泪眼迷茫的弟弟,并给他讲解捐骨髓的相关知识。陈强听懂后,才同意二姐为他做骨髓配型。说来也巧,陈竹英与陈强的骨髓配型成功了!听到这个消息,陈家上下都很激动,但为了凑齐这笔手术费,姐妹三人决定再次为弟弟奔走街头。

此时,陈强已在医院接受化疗。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头发开始脱落。由于无法忍受内心伤痛,他干脆剃了个光头。陈竹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天晚上,一位朋友告诉她,当初他为了让亲人早日康复,曾在五台山的佛像前跪了一天。陈竹英没钱去五台山,她就在北京雍和宫的佛像前跪着祈祷了一天。离开雍和宫后,陈竹英把自己的头发剪成了板寸。陈强看到后,伤心地问:“二姐,好端端的头发为什么要剪成这样呢?太难看了!”陈竹英打趣道:“这样,我们不是更像了吗?”其实,陈竹英内心何尝不难过?她这样做,就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要像个男子汉那样带领全家人挺过这次难关,守住弟弟!

陈强的遭遇引起了北京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一时间,爱心如潮:博客留言一条接一条,爱心捐款一笔接一笔……从内心深处来说,姐妹三人不希望给社会带来负担和压力,但除此之外她们也找不到更好的救助弟弟的办法。矛盾之中,陈竹英同大姐、三妹商量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姐妹三人向社会爱心人士借款30万,然后靠大家的诚实信用和辛勤劳动来偿还这笔钱!

然而,母亲秦挨却对此很担心:现在社会上需要救助的重症患者那么多,三个女儿的想法能得到实现吗?即使能实现,她们不一定能在10年之内还清这笔借款啊。陈竹英理解母亲的心事,便安慰她说:“妈,您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我们只有一个弟弟,我们必须救他。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伸出空手向别人求助,这样虽然能博得别人的同情,但会使弟弟的生命得不到尊重。”

听了二女儿的这席话后,秦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更让她感到宽心的是,二女儿还给她算了这样一笔账:姐妹三人参加工作后,每年可以还款三万五千元,10年左右三人就可以还清所有借款。陈竹英的这个决定,得到了姐姐和妹妹的积极响应,而陈强却痛心疾首:“我简直是你们天大的累赘啊,还不如死了算了!”陈竹英却风趣地安慰他:“别想不开了,就当我们三个姐姐给你打了10年工吧。”

这时,陈强已结束了第二阶段的化疗,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秦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买了一点猪肉给儿子补身体,但是陈强知道经济困难,所以怎么也不吃。“妈,肉太贵了,以后不要再买了!”母亲知道儿子不愿多花好心人的一分捐款,所以从此之后她再也没给儿子买过肉。

不久,陈竹英拟了一份《陈竹青、陈竹英、陈竹燕社会信用借款抵押承诺书》,并将其发在博客上。协议中这样注明:姐妹三人以个人社会信用作抵押,向社会上的好心人借款30万元,救身患白血病的弟弟。承诺在10年之内还清所有借款,并借助媒体和群众的监督力,监督还款结果。

这份特殊的协议在博客上发表后,立即被各大网站转载。姐妹三人抵押10年工资借款拯救弟弟的故事感动了无数网友,于是爱心捐款如潮水般涌来。为了不辜负网友们的信任,陈竹英详细地统计着每一笔捐款以及费用清单,并一一在博客上公布。

一夜之间,陈竹英的博客点击量就达到5万余次!陈竹英惊喜不已,更令她惊喜的是,两天时间,她的个人账户和中国红十字会账户,就收到了20万元捐款!

二姐的骨髓救活了绝症弟弟

尽管30万元的手术费已经凑齐,但医生告诉秦挨:白血病的治疗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患者接受骨髓移植后,还要接受长时间的排异治疗,这至少需要15万到20万的费用!听了医生的话后,秦挨和姐妹三人感到十分为难:再以手术费的名义接受捐款的话,全家人心里肯定会无法承受;但如果现在完全停止接受捐款,那么陈强手术后的排异治疗费用就又成了难题。

左右为难之际,秦挨说:“我们不能再麻烦大家了,如果再接受大家捐款的话,我们全家人会良心不安的!虽说你们姐妹三人承诺还款,可是这笔款子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啊?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陈强接过话说:“二姐,千万别再向大家要钱了,如果再要的话,我感到羞愧啊!”

母亲和弟弟的话都合乎情理,可不接受大家的捐助,又该怎么办呢?经过一番考虑,陈竹英决定帮助弟弟向中国红十字会申请小天使基金。然而,令她失望的是,小天使基金的封顶年龄是14岁,陈强已经超龄了。也正是在这次申请过程中,陈竹英得知,这个世上还有很多和弟弟一样身患白血病的孩子,在等待着救助和骨髓移植。于是,陈竹英和姐姐妹妹商量,一起加入了捐献骨髓的志愿者行列。陈竹英的一位同学得知后劝她说:“还是赶紧想办法给你弟弟筹钱吧,加入志愿者的事以后再说。”陈竹英听后说:“我们有危难,别人伸手救了我们。当别人有危难时,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吧。做人要有良心,要以恩报恩。要不是这样,我也凑不够弟弟的手术费啊!”

成为志愿者之后,陈竹英还在博客上链接了介绍白血病以及救助白血病的公益网站,以呼吁社会上更多的人来了解白血病,帮助白血病患者。没想到,姐妹三人的这次行动再次感动了社会,捐款又纷至沓来。陈竹英每收到一笔捐款和一句问候,都会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尽管违心地接受了好心人的那么多捐款,但陈竹英却始终坚持“捐款必须偿还”的原则。于是,她又在博客上发表了那份特殊的还款协议。协议发表后,再次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令陈竹英感到意外的是,看到那份协议后,她的8位大学同学在博客上发表公开声明:承诺在未来10年,他们将全力协助三姐妹还款。当三姐妹出现经济困难时,他们将集体捐款,以保证顺利得把这些钱还给好心人们!

浓浓的爱心让陈强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和生命的美好。2007年11月,陈强接受了骨髓移植的手术,4个小时过去后,医生成功地将陈竹英的骨髓植入陈强的体内。

看到二女儿救活了儿子的命,秦挨也是百感交集。那段时间,她虽然整天都忙昏了头,但见到曾经命悬一线的儿子又起死回生,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她的脸上也渐渐地露出久违的笑容。

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陈竹英就回原单位上班,开始和姐姐妹妹们履行她的诺言。在医护人员和母亲的精心照顾下,陈强也恢复得很快。春节的时候,陈竹英本想带弟弟回巴颜淖尔老家,但在医生的建议下,她还是留在北京日夜陪伴着弟弟。

今年6月中旬,陈竹英和母亲陪着陈强做了第三次复查。医生笑着告诉陈竹英:“你弟弟康复得非常好,他很快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陈竹英和母亲听后都很高兴,她们鼓励陈强继续复习功课,以实现当初的大学梦。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