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微小说 > 拐杖

拐杖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09-05 02:07 阅读:
拐杖

已经三天了,田秀山仍然目光呆滞地坐在村头的桥墩上,盯着手里的半截拐杖,跟谁也不说一句话。一口东西也没吃,连手都没解。

“嗨,他六叔,还是我舍把老脸吧,小山子那还是你去劝劝吧,你看他这样下去,用不上几天,他也得撂到这桥墩子底下,随小扳子去了!小扳子这事儿,怎么说也不能完全赖他,过去就过去吧。”其实田秀山也52岁了,可是村里的老一辈,见谁都叫乳名,习惯了。

“呸,他老婶子,你咋叫我张开嘴呢?我要是小山子,就一头跳进河去,还有脸活到今天!小扳子要不是因为他,能出这事吗?”

“他六叔,话虽是这么个话,可是你也得看看小山子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傻媳妇,怎么着这家人家还得靠他。再说,小扳子活着的时候不是常说吗,让大伙别跟他一样计较,能照顾就照顾点!”

“哼,照顾照顾,不照顾能出这大事!再说,正经八本过日子的人照顾照顾,没说的,可是像他这样游手好闲、良心不正、靠一个拐棍讹了好几年的人,你照顾他值吗?”

“唉,我了解他,这几年有拐棍靠拐棍耍赖;早先那些年,没拐棍靠着傻媳妇耍赖吗?别说这个了。先走的人都不计较,咱们还计较啥呀?他六叔,你就看在小扳子的嘱托面上,去劝劝他吧!”

“唉!要不是念小扳子先前常交待的话,死人说活我也不可怜他去!哼,不知道我们老王家上辈子欠他什么了呢?”

82岁的老六叔,极不情愿地跟着田老太太来到桥头。这村子里,同姓的和不同姓的,都能论个亲戚辈分,有情有义的常常论论。可田秀山就是个混蛋,文化大革命时候,他老爸是造反派骨干,所以小时候就没学好,到现在活大半辈子了,跟谁都不像是亲戚似的。尤其是可恨的是,跟他爹似的,这辈子就会告状。

老六叔来到桥头,见田秀山又小又瘦的小身板,心也软了。但是老六叔明白,对这号人嘴可不能软,于是故意提了提气,举起手中的拄棍,冲着神志发呆的田秀山大骂:“小山子,你他妈的丧良心的白眼狼,咋的,寻死啊,寻死管用啊?要死就赶紧上一边去死,别在这打扰了小扳子清静!你他妈的手里还攥着拐杖呢,这些年我一看你拿着这破拐杖就不顺眼!”老六叔越骂越生气,上前伸手去夺田秀山手里的半截拐杖。

谁知这老杨树桩子似的田秀山,手抓得十分紧,愣是没夺过来。老田太太也上来帮着六叔夺,田秀山就是不撒手。

老六叔又骂了几句,一点事没当。这老头实在气不过,照着田秀山呆滞的脸啪啪地连扇了4个耳光,坐在了一旁;田老太太也上前趴着耳根子叫他几句小山子,可是田秀山还是没听着似的,气得老太太也照着这张木呆呆脸一边来了一巴掌。

挨过几巴掌之后,田秀山脸上的肌肉才忽然一阵抽搐,闭合了三天的大嘴,终于狼嚎一样,撕心烈肺地哭出声来,“扳子兄弟,是我对不起你呀,我不是人啊,是我害死你的啊!都是我这拐害死你的呀!”田秀山一边放声的嚎哭,一边扑通一下跪在了老六叔膝下,泪水成串到滚落下来,手里半截拐杖抓得更紧了。

一番折腾后,田秀山总算活动了。附近的几个上了点年纪的人闻声赶紧跑过来,连推带拖、连劝带骂地把田秀山弄回了家里。

田老太太不知从哪端来一碗粥,田秀山可能是胃里恢复了知觉,没有缓气,扬起脖子,张大口把粥倒进了肚里。喝完一碗粥,还是没说话,又把半截拐抓到手里。

他手里这支拐,是村书记小扳子送给他的,小扳子是老六叔的亲孙子,大号王全德,49岁。那年当村支书的小扳子王全德带民工修大坝,结果,一块石头从坝顶滚落下来,砸在了田秀山的胯骨上,也砸着了小扳子。在医院住了10天后,小扳子送给田秀山一支拐杖。从那以后,田秀山就靠这支拐杖,讹了小扳子6年,也讹了村里6年。每年到种地时候,田秀山就拄着拐杖到小扳子那领玉米种子和化肥;过年的时候,又拄着拐杖找小扳子领大米、面粉、豆油。平常日子,隔两个月,就拄着拐找小扳子开介绍信到镇民政局,要点钱回来喝酒打麻将。

去年春节,小扳子把上头送给村里的10份米面油,背着上级,分给了全村30个贫困户。田秀山知道后,拄着拐杖上纪委把小扳子告了。纪委调查核实后,把小扳子撤了。支部书记职务是虽然撤了,可是党员扶贫责任没有撤,小扳子仍然包保田秀山。

端午节前两天,田秀山拄着拐到村里要鸡蛋,小扳子下午给送来一筐。谁知田秀山一查,94个,分明是少了6个吗!他爹留给他的基因顿时又激活了,拎着拐杖小跑一样地撵到了小扳子家。偏偏小扳子给田秀山送完鸡蛋后没有直接回家,到田地里帮别的贫困户种地去了。田秀山扑个空,气急之下用拐把小扳子家的大门拴别弯了。转身到镇长那接着告,硬说是小扳子又私分困难户鸡蛋了。

傍晚,小扳子从村东头回来,路过水库,刚上桥头,见水库边有人大声求救,原来是田秀山小孙女在池边玩耍,不幸落水了。小扳子一秒钟都未迟疑,扑通跳入水里,一会儿功夫,孙女孩找到了,小扳子把小女孩推上岸来。北方六月的天气温还很低,水凉的还不敢下脚,小扳子把小女孩推上岸后,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田秀山不敢下水,把手中拐杖的一头递给小扳子,自己站在桥头,用力往上拉。不料这支拐忽然断了,小扳子被一个旋流裹进了水里,再没有上来。原来这条拐杖在田秀山连砸带别小扳子家大门时,损坏了。

小扳子走了,村里要以见义勇为名义给小扳子开追悼会,可是因为小扳子还背着处分,纪委没批准。

200多户村民共同为小扳子发丧后,镇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果。

田秀山家端午节的鸡蛋是小扳子自家攒的,镇里今年没有给贫困户发鸡蛋。

乡民政办出示了贫困户鉴定证明,田秀山自从被小扳子拉入合作社后,3年前就已经脱贫了,这几年领的帮扶物资都是小扳子个人掏的腰包。

市医生也出示了小扳子检验报告,小扳子在6年前那次事故中,右腿髋骨骨裂,小扳子给田秀山的拐杖是医院给小扳子配合治疗的。

所有的结果出来后,田秀山一屁股坐在桥墩上,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中的半截拐杖,小扳子走了,手中的拐折了,未来的日子该靠谁去?

第二天,田秀山醒来,不见了拐,她的傻媳妇把那半截拐扔进了水库里……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