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微小说 > 也真不容易

也真不容易

推荐人:[db:作者] 来源: [db:来源] 时间: 2019-09-05 02:07 阅读:
也真不容易

在世上生活,干嘛容易?干嘛也不容易。胡桂容、邹志凯是一对下岗的工人。要谋生啊,还要供养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都是没有退休金的老人。还有一个刚上高一的儿子。两个人下岗之后,没待着,都做了小时工。可小时工能挣多少钱养家糊口啊?于是他们就做起了号贩子的生意。他们看准了,这活儿虽说辛苦,可还真是能挣到钱的。从二零一三年一月开始,他们每天凌晨一点便到津海市儿童医院候诊大厅的大门外,排队。

医院每天是七点半开始挂号。他们从凌晨一点一直等到这个时候,之后便把自己的排队号卖出去,一张排队号,要卖八十元或一百元。这样一来,他们每天都能收入一百六十元或一百八十元,最多能收入二百元。这当然是个不小的收入了。七点左右,他们的排队号,引来不少患者家属争抢着购买,有的甚至愿意再加五十甚至更多。这样一来,白天的小时工也不耽误。可是啊,一天两天一月半月的,还可以,就这样的凭着熬点靠时间耗生命排队卖号,那也要伤害身子的不是?

没错的,胡桂容邹志凯这俩号贩子是不容易的。有一句话,叫啥来着?对,贵在坚持。这两口子真能坚持啊。坚持半夜到医院排队卖号,白天坚持做小时工。没错的,钱,真的挣了不少。可他们应该知道,有收益那就要有付出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早晨,两口子卖了排队号,之后便回家了。九点,他们接到了家政服务公司的电话。要胡桂容到红顶花园小区三栋五零一室吕先生家擦门窗玻璃。邹志凯到文昌小区四栋七零二室苟先生家擦门窗玻璃。

夫妇两个分别到了工作地点。邹桂荣开始擦玻璃。门玻璃擦完了,开始擦阳台窗玻璃,天呀,一个小盹儿的晕眩,胡桂容摔倒了楼下。那还能活吗?完了!当场就摔死了。

无独有偶不是?邹志凯一进主家,就觉得头晕脑胀。嗨,能不头晕脑胀吗?根本就没睡觉啊。多年的身亏一时闪现了。他坚持着擦完了室内的门玻璃,便开始擦大居室的窗玻璃。七楼啊。好高啊,他真的真的很晕眩了。他不好意思的跟女主人说:“我可以不擦吗?”女主人笑道:“那怎么可以啊?家政那里,我们的钱都付完了。”

没什么说的,邹志凯爬窗台,开始擦玻璃。困倦强袭,他以为自己在自家的床上睡觉呢,一个翻身,他便掉到了楼下。那还用说啥啊?当场摔死了啊!

也真不容易啊!这样的号贩子,实在实在是不容易啊。

为了多挣点钱,他们这也是兼职工作。日夜兼程的工作。看看,双双摔死。他们再也不能到儿童医院排队卖号了,他们再也不能做小时工了,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邻居们都很可怜这对夫妇。但也都挺恨他们,都说:“这叫嘛玩意啊?挣钱不要命啊,到底图个嘛啊?”

悲哉!悲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