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狐

    2019-09-05

    那是个素雪飘飞的寒冬,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裹上了一层白锦缎,一只幼小的白狐显然是忍受不了饥饿出外觅食时被突如其来的大雪阻隔在回家的路前。她那饿得乏力的身躯再无法挣扎着起身躲回自己温暖的小窝里避寒,冻得僵硬的小脚掌无力再挪动一分一毫。她慢慢地蜷伏在冰冷的...

  • 大学最后一年前,入秋时节,他和她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迷惘。他和她就在一个城里的两所大学,一次联谊会让他们认识了,后来彼此觉得还好,就一直交往着。她喜欢他,他好像不知道,或许是知道却无法言语。她多么想他可以主动表白啊,那样理所当然地她可以爱上他啊!那...

  • 倘若风一直在摇曳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永远不分开,倘若你没有说过再见,此刻这个欢闹的路上是不是就有你陪在我的身边?你离开了,才知道我失去了整个世界。 我与倩是同一学校的同届学生,认识倩是在学校的社团里,清晰的记得那时军训刚刚结束,第一次见到倩的时候我就被...

  • 爱的记录

    2019-09-05

    有太多话还没有对你说,有好多事还在心里。给你的礼物,你会好好保存的吧。好想快点快学,这样就可以看见你了。希望你在那边 我过得好点 的爱从哪里开始,又会在哪里结束。 你刚刚来的时候,我并不在意。那个时候我只觉得你是一个大家小姐,我们不会有太多的语言。我也...

  • 茫茫红尘中,有种爱,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不是不爱,而是真爱,彼此保留了原有爱的温度,让自己活在永恒的回忆当中。是上天在捉弄还是命中注定,无从知晓。一枕残梦,天涯碎殇,最终留下一个人独自落寞。 --------前言 【壹】 夕阳西下,余辉满天,透着一层忧伤的气息...

  •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只是晚饭时间到了,男人依旧没有回家,女人摆在桌上的那些饭菜显得有些落寞。天已经擦黑,女人有些急了。 女人把孩子托付给婆婆,朝男人做事的地方走去山沟里的小煤窑。女人边走边打男人的电话,打了好几次,没有通。她还打小煤窑值班队长的电话...

  • 闹世

    2019-09-05

    我们不应该因过往而责怪自己,如果真要解释或许是我们的一念之差 让人惊魂未定的高考终于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悄无声息结束了,莫桑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清晨起来抱着小熊在院子里时而呆坐,时而绕椅而行,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顺声耳闻,阵阵的杨树叶相互拍打的沙沙声,闭...

  • 小桥与小河

    2019-09-05

    她是一条愉悦清灵的小河,缓缓地流淌,轻盈的掠过。仰望着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笑看两岸点缀的小花,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她不禁用叮咚的旋律奏响一曲赞歌。她爱极了这对视蓝天的感觉,不管走到那里,总能感受到那温柔的相对,一路相随,永不落寞。 咦,为什么头顶...

  • 喝了一些酒,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这段故事。情书真的没写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写。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人家说情书就是甜言蜜语,是追求心目中女孩子的敲门砖,至于是否会承诺话语中的那些诺言,那是后话。可能实现,可能成为永远所以我不会写情书。 我吗?就是至于她吧!...

  • 魏娴和高斌烨从大学二年级就开始恋爱,毕业后又同居了四年,她曾多次向高斌烨暗示自己想结婚了,可高斌烨却一直未能给她明确的答复,他们一直在进与退中徘徊着,是结婚还是分手?这是他们一直回避的话题。用她自己的话说,他们的爱情患上了忧郁症。 魏娴知道高斌烨心中...

总:49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